台灣人|繁體字預警|自介置頂|坑多繁雜如後綴|轉史萊-利姆路中心|戀與製作人-李澤言|家教-5927|靈能-靈幻新隆推

【MP100|茂靈】15

※將於 02/22 CWTT23 首販的《15→22 ——The Day——》內容試閱,總共會發完整前3篇,本篇為試閱①

※影山茂夫第一人稱視角。






▸15


  宣告最後一節課結束的鐘聲悠悠響起。

  剛結束高中升學考試的學生並沒有因此悠閒許多,仍要像平常一樣在畢業典禮到來前每日到校,邊等待成績下發邊選擇希望升學的高中。

  班上多數的同學都選擇繼續直升本地高中,而我對於未來的事也還沒考慮太多,雖然向師父請假了半年至快一年的時間全力準備升學考試,不過大概也就只是維持一般水準,能直升本地高中就覺得萬幸了。

  說起來,因為一直忙著升學考試的緣故,很久沒去相談所見見師父和大家了,今天放學後剛好有時間,便決定順路過去看一眼。

  「啊,影山君!正好,你放學後有空嗎,要不要一起去遊樂廳?」

  犬川迎面走來到正前方抬起手臂打了招呼,我猶豫地撓了撓臉頰,心想前幾天才剛藉著考完試需要放鬆的理由陪他們去唱過卡啦ok而已。

  「抱歉,放學後我已經有預定了。」

  脫口而出婉拒的話後,犬川一臉不敢置信地「誒?」了一聲,左顧右盼好幾回,帶著古怪的舉動湊到非常近的位置,用手肘撞了我幾下。

  「今天有預定?!不是搞錯了吧,影山君,今天是『那個日子』耶?」

  「我今天是真的有事……」

  「啊、啊啊——不是跟女孩子的那種對吧?別嚇人啊!」

  犬川又自顧自的像是想起什麼般發出瞭然於心的歎息聲,在我後背重重地拍了一下,我從剛才就沒聽懂話裡說的日子到底是指什麼,還刻意提到女孩子又是什麼意思,也沒想繼續在犬川一臉訕笑的表情下回問,便點了點頭。

  「今天要去師父那裡。」

  「果然啊!知道了,你好好和你師父敘舊吧,那下次有機會再約你啦!」

  說罷,犬川走回後門與聚集的同伴們會合,而我繼續收拾書包準備離開。


  前往相談所途中,時常經過的電影院和咖啡館今次人潮比起平時還要多上幾倍,形形色色的喧嚷聲好似在這一區塊形成巨大的音頻漩渦,相互交雜融合,是熱鬧到讓人有些無所適從的氛圍,於是我在零散的人群裡加快腳步離開。

  「影山君——!」

  就在好不容易要離開分界點時,後方傳來一道筆直而爽朗的叫喚聲。

  我回過頭,分明剛才還有段距離的聲音此刻已經挾著人影來到眼前,金燦燦的髮色率先迎入視野,接著手掌順勢拍上我的肩膀,附耳低語:「抱歉,突然叫住你。你現在……啊,這個方向是要去靈幻先生那邊嗎?剛好陪我走一段路吧,麻煩你了。」

  還來不及回應,只見花澤回頭向某處做出一個道歉的手勢後,推著我的背離開了原地。

  「花澤君也很久不見了呢。」我遲來地向走在旁邊操弄手機的花澤遞去招呼,爾後又問起剛才的事:「你也是打算去相談所看看嗎?」

  畢竟他剛剛也提到了師父,這會兒又繼續跟著走往相談所的方向,不免地讓我生出幾分好奇。

  但花澤只是收起手機,帶著一臉歉意地抓了抓頭髮說:「不是,只是稍微佔用一下影山君的時間,剛才真是抱歉了。那個,有看到的吧,其實今天是被別校的女孩子找了出去。」

  「花澤君還是一樣十分受歡迎,真令人羨慕。」

  按照平常的樣子說出感想後,花澤君的表情一瞬變得有些勉強,但還是彎起真誠的眉眼拍著我的肩膀,笑容總讓人以為是不是施了使人輕信的超能力。

  「怎麼會,影山君也是很有魅力的人,高中後一定會變得受歡迎的!」

  回想在國中三年裡像這樣的打氣鼓勵聽了不下百次,從原先容易受鼓舞的情緒到現在的處之泰然全都多虧了旁人給予的歷練。雖然每當聽見別人的稱讚,要說心裡不抱有期待鐵定是騙人的,然而如今我已能心平氣和地默默道一聲謝,並把話題引回原點。

  「那麼剛才叫住我是有什麼事?」

  「啊……那是因為,稍微把你當作擋箭牌了,抱歉呢!我和小沙耶——那女孩的名字,說我之後還跟別人有約,剛好影山君你經過了那個地方,所以趁勢借用了你一下。」

  花澤笑著攤開了手,明明一直以來都是對女孩子相當有一套的花澤,此刻看起來卻狀似從對方那兒主動逃開的模樣,不禁讓我感到有些意外,而我腦中想著的同時似乎也無意間將內心話說了出口,只見花澤頓了一下,雙手抱臂略顯無奈地笑了笑,「原來我在影山君的印象裡是這樣的啊。」

  過後,花澤沉靜了幾秒,用虎口摩挲著下巴,像是捋著看不見的鬍鬚,一邊歪了腦袋,縱然露出了苦惱的表情,也像是早有所預料地說,「這個該怎麼說呢,是自我防衛的習慣嗎……」

  「以前我很常和不同女生玩在一塊兒,不過後來因為發生某些事後就減少頻率了,也只和對於『距離的掌握』有著心照不宣的默契的異性有所交集而已——這點我想如果是靈幻先生的話或許能夠理解,偶爾我會覺得自己和靈幻先生有些相似處。」

  「是這樣嗎?」

  明明花澤用的語言都是我們的共通母語,但湊在一起組成的句子卻像是外國語言一樣難以理解,我只得點點頭,做出模稜兩可的回應。

  花澤似是察覺到我理解不能的反應,於是改換了一個簡單易懂的問題:「影山君有被人告白過的經驗嗎?」

  青春期的少年被問到這種問題有如芒刺在背,會用這種起手式作為問句的人,多半都是已經有了相關的經驗,所以自然而然以為其他人也都會有吧。

  「沒有。」我回以簡潔明瞭的答案。

  花澤眨了眨眼,沒有惡意地回道:「這樣啊。」

  「總而言之就是呢,我也有不拿手的事情呀,譬如說女孩子的眼淚——尤其在這種應該要讓女孩子開心的日子裡更不想看到呢。」

  花澤歸納出的總結於我來說仍是半分不得其解,但想想這也不是需要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事,於是我的好奇心轉向再次出現於對話裡被著重看待的日子,忍不住向花澤問道:「今天是什麼節日嗎?」

  「咦,今天是情人節哦,影山君沒有收到巧克力嗎?」

  回覆的是一句驚訝到我又不禁開始懷疑花澤究竟有無惡意的語氣。

  像這種對我來說與平時無異的日常,會沒有注意到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往年的情人節都是從收到來自母親手中遞來的超市巧克力開始的,早已是再過去幾個小時便會結束的、平凡不過的日子而已。雖然這幾年也不是沒有過期待,但或許是因為自己本來就不擅長交際,更遑論與女孩子交流,情人節淪落為不具意義的日常也是沒辦法的事——啊,這麼說起來,去年的話,印象中有從師父那裡收到。雖然看起來是隨手塞在大衣外套口袋裡,也不過只是便利商店隨處可見被裹在澄金包裝紙裡的巧克力,被拿來當作慰勞弟子兼增添一些節日氛圍的小甜品。

  「啊,看你這表情,果然還是有收到的吧?」

  「誒?」

  花澤挑了挑眉,表情像是在說一切都逃不過他的法眼,得意地比出七的手勢,「是影山君的那位……青梅竹馬送的?」

  「誒?」話題莫名又轉到自己身上,而且似乎無意間還被誤會了什麼,我趕緊搖頭外加擺手雙重否認,「不是不是……!」

  「哎?這樣嗎?嘛,你也別那麼緊張,我不多問就是了。」花澤掛著一張欣慰似的笑容,體貼地自動轉了話題,「哦,既然都走到這裡了,那我也乾脆一起去相談所看看好了。」

  花澤爽朗地握拳拍掌定案,對比我好似剛才被捉弄一頓的疲憊不同。下刻他突然停下腳步,視線定在對街的咖啡廳上,在距離拉大之前,他及時叫住了我。

  「你看,坐在最左邊窗戶那桌的人,是不是靈幻先生?」

  依他所言,我將目光移向對街的咖啡廳,五片落地窗輕易映照出室內寬敞明亮的格局,三三兩兩的客人分別落坐於靠窗的座位,而最左邊角落的沙發區亦坐著一男一女,女性留著一頭大波浪長髮,一手遮著豐潤厚唇像是被逗笑一般樂呵呵的笑著,而正對面的男性則有一頭茶金色的明顯髮色,身著淺灰色西裝、繫著亮粉色領帶,時而揮舞誇張手勢,一張一闔的嘴滔滔不絕。

  是靈幻師父沒錯了。

  「是不是正在跟委託人談事情呢……誒、影山君?」

  視線有如被定格在那一片穿透玻璃後的畫面,照理來說能在外頭偶遇那人應該是要感到開心,許久未見後的第一面應該是抱持著充滿懷念及倍感親切的心情,然而不知為何卻對半是熟悉半是陌生的這個現況,生出和剛才想起師父時並不一樣的心情。

  若依花澤所說,剛才想起去年那件小事的我的表情是感到開心的話,那麼現在的我的表情,又該如何去定義?

  腦袋邊想著不明所以的事情,不知不覺竟已走來到那間店的門口。

  「叮鈴!」推開店門,掛門鈴鐺響起清脆鈴響,提示著有新的客人來訪。

  「歡迎光臨,請問是兩位嗎?」

  店員的招呼聲也許是入了耳,卻又像自動過濾般被大腦直接捨棄,我沒有做出招呼語的回應,而是環視店內一圈後,徑直向最裡面的靠窗沙發座位區走去。

  走在身後的花澤好像替我向店員解釋了什麼,隨後才跟上腳步,他的語氣稍顯疑惑地喊著我的名字,我不知道應該如何向他說明自己現在的想法、又想做什麼,因為我也不明白。但總覺得,只要見到了師父,或許就能夠理解像這樣突來的情緒為何也說不定。

  我越過一個又一個座位區與座位區之間的木頭擋板,來到最角落,茶金色的髮絲在柔和燈光下少了幾分鮮明對比,令不自覺一直緊繃著的肩膀肌肉頓時感到放鬆了一些。

  靈幻師父此刻還未注意到我自他身側走過,倒是正對面的女性完完全全地注意到了這裡,也因為談話對手視線的轉移,使師父的注意力連帶順著對方目光轉而全數投射至我身上,許是沒料想到會在這裡遇見我,師父帶光的眼眸眨巴眨巴,一臉驚訝。

  

  「好久不見,靈幻師父。」

  我注視著師父,率先拋出一句平靜的招呼。師父罕見地慢了半拍才做出回應,這種像是做了虧心事的反應——哪怕我沒有證據,且不論是輩分或身份,我都不應該做出如此不當的行為——令我感到懷疑,於是我忍不住出言不遜。

  「師父這時間怎麼會在這裡,不用回去相談所工作嗎?」

  這句話果真讓師父的臉一瞬露出難堪的表情,隨後他看到慢了幾步才跟上的花澤,後者似乎也聽見我剛才那番質問,一臉好像在錯誤的時刻踏進圓圈的尷尬,師父向花澤打了招呼,又轉過頭向委託人賠不是,才起身把我倆抓到幾步之遙的邊邊角落。

  「喂,我現在可是貨真價實的在工作啊!沒空陪你們敘舊,先回去相談所等我,去、去!」

  師父的手不耐地甩著,我越過師父的身子探頭去看那名女性,對方正拿起咖啡杯優雅地啜著茶,和以往前來委託的客人給人的氣場並不一樣,不禁讓我狐疑地抬眸回望師父。

  「既然是委託的話,芹澤先生和酒窩呢?」

  「哎?」大概是覺得我太過糾纏不休,師父歪曲著臉大大地嘆了一口氣,才認真答覆問題,「這次委託人帶來的東西是真貨,比以往棘手的樣子,所以芹澤他們打算在事務所裡佈下防護罩再進行除靈,讓我先帶著委託人出來等待。」

  看起來師父並沒有說謊。然而心裡仍然覺得有哪裡不暢快。

  「先說清楚了啊,路人,我並沒有必須要一五一十告知你的義務,但我判斷將實情告訴你之後,你能夠坦然地先回到相談所等我,所以我才會做出這個選擇的,明白的話就——」

  啊,聽完這句話,我似乎理解了。

  這個人明明以前總是相當依賴我,時不時就隨意地打電話過來指派工作,現在卻一副急著想把我趕走的模樣,是因為這點才讓我感到心煩意亂的吧。

  花澤像是也站在師父那邊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如果靈幻先生正在工作的話也沒辦法,我們先回去相談所吧,影山君?」

  ——我不要。為什麼只因為是工作就不能待在這裡?

  腦海中自己的聲音如此抗議著,在任由內心的感情衝破口舌,說出也許會讓師父更加困擾的話之前,待在原位的委託人以我們都能聽見的音量輕聲喚著師父。

  「靈幻先生?那個、我不介意讓這兩位孩子留在這裡哦?」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還讓千代小姐您費心了,老實說他們正打算要先回事務所呢。」

  「這樣嗎,那麼是我多管閒事了呢,不好意思。」被師父稱為千代小姐的委託人微微低頭表示歉意,又帶些好奇的目光越過師父望向我們,「是說,剛才聽見那孩子喊您為師父,讓我有些在意,那兩位都是靈幻先生的徒弟嗎?」

  眉頭下意識地皺了起來,此刻盡是些連自身也無法明白的煩躁感盤繞周身,也不曉得是否出自於師父讓我感受到的差別待遇——就像是想念師父及相談所的人只有我,師父卻不同我這般地想念影山茂夫這個人一樣。

  「哦、咳嗯!正如千代小姐所言,身為本世紀最偉大的靈能力者,必須盡可能培育出優秀的——」

  「呀——!」、「哇!小心!」、「發生什麼事了——?!」師父未說完的話伴隨著咖啡廳內客人們突然此起彼落的驚叫聲消失於緩慢張大的唇邊,緊鄰街道的落地窗自門口為開端接續破裂,坐在窗邊的客人們無一不倉皇逃竄,在碎玻璃順著反作用力橫飛之際,光芒準確地先控制住了那些銳利物體。

  「影山君!要來了!」

  這般精巧的操作也只有花澤能做到了,他向我大喊一聲,我也早就感受到不尋常的意念正向此處俯衝而來,雖然不知道正體為何,但並不是難以處理的對象,我踏出幾步,站在師父的左前方。

  「師父,請您稍微退後一點。」

  「路人、輝氣!最優先保護委託人!」

  師父沒有聽進我的建言,而是向我和花澤提出了要求或者說是指令,我感覺自己的心情又下沉了幾分,餘光確認花澤已先用上了三層防護罩籠住委託人後,我又瞥了一眼身旁不打算後退至防護罩內的師父,但也沒有向前與我並行。

  摸不透師父在想些什麼,也抒發不了內心莫名焦躁的我,將氣全數出在了不知變通直直往這處衝撞的怨念物體。

  以至於不小心用上過多力量。

  連帶原先只損失了落地窗的咖啡廳,也因為受到能量爆衝的影響,氣流毫不留情地掀飛了屋頂,露出與剛才的恐慌並不相稱的藍天和白雲。

  做過頭了。

  我默默地低下頭,又催動超能力將飛走的屋頂殘骸一點一點地找回來。

  驚嚇過度的店員與客人們直到事件結束仍呆愣在原地,最先行動的,是師父。

  「解決了嗎?」他環視壯烈的現場後趕緊跑到我身旁,抓住了我的雙臂,「路人,有哪裡受傷嗎?」

  師父沒有斥責我,也不是先確認委託人的安危,而是來到了低著頭的我的身旁。察覺到了這點,那些鬱悶的心情頓時消失無蹤。我抬頭看著師父,他的雙眉皺成擔憂的形狀,黑色的眼底倒映著我的臉龐。

  「看起來沒事,太好了。」師父微微一笑,揉了揉我的髮頂,才轉向花澤和委託人的方向,「你們也沒事吧?千代小姐,還好嗎?」

  變得輕飄飄的情緒在那一瞬間又找到了著地點,我同師父看向花澤和委託人所待的位置,委託人似乎還處在驚嚇中,愣愣地對著師父點了點頭,而她將視線轉向我時,我亦開口。

  「靈幻師父的弟子,只有我一個。」

  就算是不識時務也罷,只有這一件事,我無法退讓。

  比起任何一件事都想早一步將之澄清清楚。


  Fin.


---------------------------------------------------

只開放CWTT23場販&臺灣通販,當作順便除個草兼紀念,就連帶把試閱一齊慢慢發過來了~若有意願購入的小夥伴請動動手填寫印量調查,目前開放填寫至2020/02/16為止。

最近都在忙著處理本子的事情了(攤)

评论
热度(21)

© Koi♡低產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