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繁體字預警|自介置頂|坑多繁雜如後綴|轉史萊-利姆路中心|戀與製作人-李澤言|家教-5927|靈能-靈幻新隆推

【MP100|茂靈】16

※將於 02/22 CWTT23 首販的《15→22 ——The Day——》內容試閱,總共會發完整前3篇,本篇為試閱②

※影山茂夫第一人稱視角。






▸16


  名為青春的躁動會在像這樣的日子裡普遍地散佈於空氣分子裡。

  有些男學生們會聚在一起打賭今天會收到幾塊巧克力,有些男學生們會假裝不屑一顧實則用眼角餘光偷偷看著班上某個在意的對象是否有所動作。同樣地,在西洋情人節裡,女學生們有些是將心意藏在書包裡,忐忑了一整天的心緒仍猶豫不定,有些是只顧將巧克力送到對方手裡便心滿意足,也不在乎自己的心意被接受與否。

  米里側坐在我前方的座位,一手靠在我的課桌上托著腮幫子,對於她每年觀察下來的現象侃侃而談。

  直升本地的調味高中,我和國中同班的米里又再次被分到同一個班級裡,也許是因為在新的環境只有我們兩個曾是同一個班的,所以互動也較為頻繁。

  今早她仍不忘向我鼓吹若擅用超能力一定能夠受歡迎之類的話題,似乎是到現在對於超能力一事仍然相當在意的樣子。但基於國中那幾次被慫恿而留下的慘痛回憶,我也已不再是容易被煽動的少年,對於這項提議我即刻搖了搖頭表示婉拒。

  米里也沒有繼續堅持超能力的話題,而是安靜了一會兒,看著班上的人氣男又被叫去了走廊,收下不曉得又是來自哪個班級的女學生遞上的巧克力,一頭烏黑秀麗長髮被外廊的風吹起,遮蔽了女學生羞赧的粉色雙頰。

  「話說回來,影山,你現在還有在和高嶺聯絡嗎?」

  對話裡冷不防出現了青梅竹馬的名字,使我愣怔了下才接過話,「新年的時候有互相祝賀。」

  「嘿、那麼,高嶺有送過你巧克力嗎?」

  「沒有。」

  「我想也是,也沒聽說她在情人節時送過誰巧克力,感覺高嶺比較像是會收到的那方呢。」

  聽起來意外能夠想像出那樣的畫面,我不自覺默默地點了點頭後,米里也笑出了聲。忽然間我也感到有些好奇,於是回問,「那麼妳有送過嗎?」

  問出口的當下,米里放下托腮的手,瞪大眼睛一副相當吃驚的模樣,見我仍維持同樣的表情等待回應,她才遮著嘴邊憋笑邊說,「真不愧是影山,問話直接了當到要不是你的話,我都以為這句話是來找碴的呢。」

  「誒?啊、抱歉,我只是好奇而已,沒有別的意思。」

  「嗯——我確實對這種節日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至於有沒有送過這一回事——」話至此曖昧地留下長音,米里眨了眨眼哼哼兩聲,從掛在課桌旁的書包裡翻出一小袋早有所準備的巧克力袋放在我的桌上,「我是義理派的呢!為了感謝你這一年的照顧,也給影山準備了一份,回禮的話就不需要了喔。」

  隨著交付的動作,被裝在淺藍色花紋禮物袋裡的巧克力骨碌碌地滾動著,從透明袋中露出各色樣式,雖然是隨處可見的牌子,但也足以充分表現出送禮者的心意,像這樣的物件大抵是第一次出現在眼前觸手可及的地方,我感到有些驚慌失措。

  「真、真的可以收下嗎……那個、非常感謝。」不曉得第一次收到女孩子給予的義理巧克力應該要做什麼回應才好,結結巴巴地道謝後,只得到米里含笑的一句「不用客氣」。

  下節鐘聲響起,步調不一致的腳步聲齊齊回歸座位,在老師還未舉步踏入教室內前,將桌上不屬於課間用品的巧克力袋收入書包裡。啊啊,是真的收到巧克力了呢,內心的鐘聲在鈴響結束後仍然敲打個不停,不知怎地,腦袋裡滿是浮現出家裡人欣喜的表情。

  皮鞋聲落地,班長鏗鏘有力地喊著起立和敬禮,在彎腰鞠躬的那一刻我憶起去年今日,窗外的昏黃鍍上了茶金髮和灰西裝,讓那張本就帶著淡淡笑意的面容更加柔化成分不清是否真心的言語,他說:「期待你明年至少能收到個義理巧克力。」

  師父的期待也達成了,他會覺得高興嗎?

  

  本以為那會是唯一一個而已。

  走在前往相談所的路上,我提起手裡有些重量的紙袋,裡頭裝著四人份的義理巧克力,是放學碰上小留學姐時被交付的,說是今天有事沒辦法去相談所,就將情人節禮物請託我帶過去。

  於是原本今天沒有要去找師父的計畫,又臨時變更了。

  昨天才剛被語重心長地告誡,「每天都往事務所裡是不是來的太頻繁了?高一生應該有很多活動要忙碌吧,課業要預習和複習、課後的社團活動還有一堆學校定期舉辦的莫名其妙的班級競賽之類的?你可以不用每天過來,事務所真的有需要幫忙的時候我會提前詢問你。」

  明明中學時更不顧我的意願時常把人喚來喚去的。

  但也是因為,現在我的立場變得比較微妙的緣故吧。

  國三時歷經長達半年多的備考期,接待的工作都讓自告奮勇說要去相談所幫忙的小留學姐接手了,雖然當時的師父似乎不大願意,但最後還是被小留學姐的堅持不懈打敗的樣子,讓她頂替了考試期間的我的位置;而芹澤先生經過兩年左右的磨練也漸漸變得獨當一面,已經能獨自和客人接洽委託事宜了,平時和師父一同外出的除靈工作也愈來愈得心應手,之前還在拉麵店裡被師父大力稱讚了一番……。

  啊,到了。

  不知不覺視野裡映入位於二樓的直立式招牌打斷了憶想,我走向大樓裡的階梯。

  踏著這條已經走過無數次的階梯,我不禁想著,如果放學後的相談所不再是例行公事,那麼我的日常生活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懷抱著即將面臨的疑問,我轉動了手裡的門把。

  「師父,我來了。」

  我探入半個身子先朝辦公桌的方向打聲招呼,正巧看見兩指捏著亮黑色食品正要往張得大大的嘴裡送去的靈幻師父,他的表情有些許詫異,臉頰因食物的關係而鼓得像藏匿食物的倉鼠一樣。

  他沒有如預期般地對我說「你怎麼來了,今天沒有叫你吧?」

  反倒師父的笑容像是瞧見意外的驚喜,迅速從辦公椅上起身,捧著一盒包裝精緻的禮盒走到會客用沙發,朝我催促似地招了招手。

  「來得正好啊,路人,我剛拿到一盒巧克力禮盒,是車站附近那間總是大排長龍的人氣名店的喔!」師父搓著雙手,眼底閃爍滿滿得意。

  擺放在長桌上的方形禮盒是典雅的紅黑網格,左上角繫著粉金色大蝴蝶結,師父獻寶似地用雙手掀開外蓋,露出裡頭清一色黑得透亮的巧克力,每一顆都被完好地擺放在四乘五的方格之中,猶如一顆顆奢華的黑水晶或者黑寶石,唯有不同的是會散發出濃郁香醇的可可香氣。

  「你可以隨便吃喔,啊,不過中間這排是酒心巧克力小心別誤食了,對你來說還太早了呢。」

  師父一手富有氣勢的插著腰,另一手伸出引導式的食指靈活筆劃,像是對著小孩子囑咐般的口吻讓我感覺心裡有些悶。他說完又起了身,逕自走到置物架拿起茶杯和茶葉罐往茶水間的方向,我試圖忽略那盒不斷瀰漫甜膩氣息的精巧禮盒,以及其中空缺的兩格方格,不去想像師父是以怎樣的表情品嚐他人贈送的巧克力。

  將紙袋提上長桌置放時,視覺不及之處的茶水間傳來倒水聲和一聲特意提高音量的說話聲。

  「啊,對了,你來是有什麼事吧?」

  端著兩杯茶水回到對面座位的師父注意到了桌上多出來的紙袋,舉目瞧了我一眼。

  熱燙的水溫帶出微澀的茶香,恰好中和肺腑裡已被過多甜味變成濃稠黏膩的呼吸,我感到舒坦了些,自紙袋裡拿出高中女學生準備的小包裝巧克力袋交到師父手中。

  「來代小留學姐轉交情人節禮物的,另外還有酒窩和芹澤先生的份。」

  「哦!小留真是有心啊!」靈幻師父眉開眼笑地翻轉手裡的禮物,接著投射出一道就連我也能明白其中意含的視線,像紅外線一樣掃描過半身,「這麼說來,今年總算也收到義理巧克力了呢,路人君喲!」

  用著好似和親戚長輩閒聊時「終於交女朋友了呀」那樣有些八卦的語氣,再加上生根於視野一角過份彰顯存在的粉金緞帶所擾,近乎是帶上幾分賭氣,又從書包裡拿出另一袋禮物有意無意地在師父眼前顯擺。

  「除了小留學姐的以外,還有收到班上同學給的。」

  是十足孩子氣的表現方式了,自己說完覺得一點都不成熟,嘆了口氣懊惱自己剛才的舉止後,我將兩份義理巧克力又塞回包裡,好像這麼做就能將說出口的話徹底掩蓋起來似的。

  對於我那樣忽高忽低的反覆情緒,靈幻師父只是淡淡彎起一抹笑容說:「不錯啊,明年說不定就真的能夠收到本命巧克力了呢——好燙!」他捧起放置了約莫五分鐘左右的茶水一啜,又被燙得吐出了舌頭散熱。

  一邊嘴裡念著不是已經放涼了嗎怎麼還這麼燙,一邊呼呼吐著舌頭的師父,眼裡是映入了習以為常的景象,按往常的話,接下來我必定會去拿張衛生紙遞給師父,然而此刻腦袋裡卻專注著回放本命巧克力這幾個字句,使我停頓了動作。

  「路人,怎麼了嗎?」

  一種無以名狀的心情正在膨脹。

  我不明白那是什麼感受,只曉得如今自己的心情確實悶得厲害。

  好像不應該是這樣的結尾,能夠擁有受歡迎的錯覺也好,收下了意外的謝禮也好,如果能讓師父感到高興的話自己應當也會感到開心,可那都不該是現在的狀況……那麼應該是怎樣的情境才合乎自己的意,我卻也無法想像。

  「怎麼突然愣著一點反應也沒有?啊,你還沒吃這盒巧克力嗎?」

  因為這一句話,我頓時明白這般心情的突破口在何處,瞟了一眼仍自顧自地散發著膩人甜味的巧克力,連同彷彿詔告著自身存在般的亮面緞帶,將其切割劃分通通拒於感官之外。

  「師父今年,不會給我巧克力了嗎?」

  不是這盒來路不明的巧克力禮盒,也不是學姐或同儕給予的義理巧克力,那些不過都是久遠泛黃的期望和師父的希冀罷了。

  對我來說,或許能夠從師父手中拿到散裝的、再普通不過的超商巧克力,才是情人節裡於我而言最為重大的意義也說不定。


  Fin.


---------------------------------------------------

只開放CWTT23場販&臺灣通販,當作順便除個草兼紀念,就連帶把試閱一齊慢慢發過來了~若有意願購入的小夥伴請動動手填寫印量調查,目前開放填寫至2020/02/16為止。

最近都在忙著處理本子的事情了(攤)

评论(2)
热度(2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Koi♡低產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