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繁體字預警|自介置頂|坑多繁雜如後綴|轉史萊-利姆路中心|戀與製作人-李澤言|家教-5927|靈能-靈幻新隆推

【モ夢100|靈幻新隆×妳】記一次冬季暖鍋小事

※是夢向、夢向、夢向,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先說三次

※本篇四千字左右,都是自己妄想中的靈幻新隆,恐有ooc請注意,你們兩個+茂和芹澤一起在家吃火鍋的小事

※皆未出現女方人名,希望喜歡夢向的都能有良好的帶入體驗

※以上都接受就gogo






【靈能|夢女|靈幻新隆×妳】

 

  《記一次冬季暖鍋小事》


  「冬天到了就是應該要大家一起團聚吃火鍋吧!」

  因為妳某天突發奇想的提案,於是就有了今天除了妳和靈幻新隆之外,還加入了影山茂夫和芹澤克也的小型家庭火鍋聚會。

  電磁爐上的火鍋已經將生鮮蔬食滾得熟透,房內四溢著暖腹的鮮甜香味,從超市買回來的各式肉片和海鮮也齊齊擺上了桌,雖然都是些平價或剛好打折促銷的菜色肉品,但由於人多、食材買得多,桌上自然看起來也變得豐盛許多。

  開吃前,靈幻新隆認真的囑咐了幾句每人分別的肉片數量,妳平時和他一起外出用餐時幾乎沒有看過他這麼斤斤計較的那面,稍微睜大了眼睛看著對面兩位已經習以為常的神情。

  爾後靈幻新隆似乎才想起妳也在場,說到一半便尷尬地咳了幾聲,趕緊換一句「好了,大家開動吧。」來倉促作結。

  「你們平時一起出去吃飯都是這個樣子的嗎?」

  也許是難得有機會能夠聽聽不常見的他的事,妳並沒有放過腦袋裡浮現的疑問,向著坐在對面準備用餐的兩人好奇地發問。

  靈幻新隆才正提起湯杓,一聽見妳的問題,手免不了晃動了下,湯杓裡的湯滑落鍋裡濺起少許湯花,靈幻邊喊聲「好燙」邊吸引了眾人目光,坐在對面的影山茂夫早早注意到狀況便先抽了紙巾遞給對方,而妳也跟著用紙巾擦了擦沾在靈幻手腕附近的湯漬。

  「咳嗯……剛才妳問的那個啊,我這邊可要先澄清一下,那不是因為我靈幻新隆太小氣的緣故。」

  只是為了要先掌握住話語權嗎?妳看他又恢復鎮定舀了一碗裝滿火鍋料的湯分別遞給妳和他自己,才把湯杓交給影山茂夫後繼續說。

  「以前有過幾次帶那些小子們出門結果被徹底吃垮的經驗,已經成為了心理陰影了啊,連帶原本打算發給芹澤的特別獎金也因此拿去充數了。」

  「誒?這件事我是第一次聽說啊……」芹澤克也怔愣了下,臉上的表情看來有點灰心又有些事以既成的無奈。

  靈幻新隆夾起一顆丸子類的火鍋料極其自然地回應:「因為本來沒打算告訴你的。」

  「我覺得這點是靈幻你的不對啊~假如是我的特別獎金被上司無故取消的話,我一定會想掐死那個上司的。」

  妳在說這話時說得特別鏗鏘有力,就像是擅自帶入現在公司裡那個讓人恨得牙癢癢的主管一樣,迅速夾起面前的五花豬肉片後浸入滾燙的火鍋裡。

  「……芹澤,你真的會掐死我嗎?」

  「誒啊、不、不會啦,我不會對靈幻先生那麼做的。不過下次至少希望您能先告知我一聲啊……」

  妳沉浸在自己的想像裡,並沒注意到靈幻新隆和芹澤克也交換的細語,以及影山茂夫靜靜待在一旁露出有些愧疚的笑容,而被涮好的肉片還在冒泡的鍋裡翻滾著。

  「喂,妳的肉別忘在鍋裡了,會煮得太老的。」

  「啊、真的差點忘了!不過我比較喜歡吃熟一點的呢~」

  妳在靈幻新隆的提醒下趕緊把肉從火鍋裡打撈起放入自己的碗裡,但他顯然打算繼續替妳補充小常識,拿起他左手邊的牛肉盤向妳展示了一番。

  「嘛,牛肉的話雖然要看肉的品質和部位來做決定,但我看了一下這盤……應該涮個8秒是絕佳的黃金時間!」

  「欸……但我牛肉也喜歡吃全熟呢。」

  妳彎起無所謂的笑容夾起盤子內的牛肉片,仍維持一貫的自我風格將其涮入鍋裡,直到看不見粉色的肉質才滿意地拿起那塊對於靈幻新隆來說已經變得可惜的牛肉片。

  「這樣啊,那好吧。」

  於妳,他倒也爽快地放棄掙扎,同時將肉遞給其他兩位時,又對上了影山茂夫有些詫異的神情,靈幻新隆頓時覺得自己不堪的過去又要被挖掘出來了。

  「咦,師父竟然這麼簡單就放棄說服師母了嗎?明明以前吃烤肉的時候還會一直給意見的……」

  「……快別說了,mob,吃你的肉。」

  「等等,茂夫君!請你繼續說,我的肉多給你幾片也沒問題!」

  只要是靈幻新隆的事都想知道的妳瞬間雙眼冒著金光,亮晶晶地盯著被夾在期待的妳和搖頭嘆了一口氣的靈幻新隆中間有些侷促不安的影山茂夫,後者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頰,偷偷瞄了一眼靈幻的方位後才將目光轉向妳。

  「啊……師母,其實不是什麼多有趣的事情,只是第一次師父帶我們去吃烤肉的時候總喜歡在旁邊進行指導,所以那時我好像就忍不住說出『師父你對烤肉很囉唆耶……』這樣的事而已啦,嘿嘿。」

  「什麼?你那時候才沒說的那麼恭敬,mob你可是直接對著為師說『很囉唆耶』這種話的啊,為師不會那麼輕易忘記的!」

  「誒、真的嗎?師父……不好意思,我沒什麼印象了。」

  「那已經是名列我心中前三大心理陰影了啊……我可愛的弟子竟然會說出這種話……」

  靈幻新隆狀似委屈地雙手掩著臉,順帶靠到了妳的肩膀上,妳又為發現了他新的一面而感到心情大好,這回就不說是他的錯了吧,妳邊想,邊拍了拍他的腦袋像安慰小孩子一般說著「好乖好乖」,下刻靈幻便咳了幾聲光速移回自己的位置,噘著嘴唇輕聲抱怨,「喂,好啦,別這樣!」

  「我去拿飲料過來吧,你們要喝什麼?」

  許是話說得多了,也或許是因為四個人圍著不斷散發熱氣的火鍋感到有些熱意,芹澤克也抽起紙巾擦了擦額角滲出的薄汗,打算去廚房冰箱拿出兩個小時前放入的冷飲。

  「哦,謝啦,那我要綠茶。」

  「我也是,綠茶就好,謝謝。」

  其他人很快地決定好了品項,就剩妳還在腦內猶豫著該要綠茶好還是柳橙汁好,但芹澤克也以為妳沒聽見,於是又特別問了妳一次。

  「那……師母呢?要喝哪種飲料?」

  當芹澤克也也用上這稱呼時,妳和其他兩人不約而同地「誒?」了一聲,爾後他才尷尬地摸了摸後腦杓,「啊……不好意思,果然和茂夫君用一樣的稱呼挺奇怪的吧。」

  「芹澤先生比我年紀還大,請用對晚輩的方式來就可以了!」

  「這樣嗎……那,靈幻夫人?啊……誒、但是未婚應該是小姐才對……怎、怎麼弄得愈來愈複雜的樣子……」

  「噗——咳、咳咳咳——」

  坐在妳旁邊的靈幻新隆被剛咀嚼完正要吞下的肉片噎個正著,而妳也因為突如其來被冠上夫姓的稱呼紅著一張臉僵在原地,影山茂夫則在你們之間手忙腳亂的想起了最根本的原因。

  「那個……是因為我們不曉得師母的姓氏啊,師父一直以來都只用別稱來稱呼而已……」

  就在妳理解前因後果,感到抱歉正打算向芹澤克也自我介紹時,靈幻新隆隨即一掌握住了妳的肩頭,另一隻手背還半掩著嘴,他沒有看向妳,而是將目光放在下屬的身上,故作一派輕鬆地回答。

  「嘛,這樣也挺好的,就這麼稱呼吧,反正也是遲早的事了。」

  於是妳又因為靈幻新隆的話感到臉頰燒得和此刻火鍋煮沸溫度一樣的熱燙。

 

  聚會的話題一個換過一個,雖然大部分都是聽他們說些工作上的事,但對於像妳這樣幾乎不怎麼了解靈幻新隆平時工作狀況和過去事蹟的人來說,這是一段非常有意義的時間,配著火鍋聊天不知不覺也吃得差不多。

  只剩眼前一盤是妳又愛又覺得麻煩的蝦子。

  為了放涼而從火鍋裡打撈起的蝦子透著動人的鮮紅色澤被擺在空盤裡和妳四目相接,妳正猶豫著要不顧形象用嘴巴直接吃好還是該犧牲手指直接動手剝時,靈幻新隆便伸手拿走了那盤紅蝦。

  他一邊和芹澤克也及影山茂夫談到明天的除靈委託,一邊在妳疑惑的表情下轉過臉來對著妳說:「我也要吃,就順便一起剝了。」便看他修剪整齊的指尖捏著蝦頭,靈活地將頭、身、腳和殼完美分離,若是妳自己來的話,恐怕沒辦法像他處理的那麼俐落又乾淨吧。

  這次就承蒙他的美意,好好享受一下有專人幫忙剝蝦的幸福也不錯。

  「那麼我再去幫你倒點飲料吧,芹澤先生和茂夫君的份也一起順便了。」

  妳歡快地起了身,拿起三人份的空杯走到廚房,前頭又傳來三人斷斷續續的交談聲,大抵是靠近廚房那側的靈幻新隆的聲音較為清晰地傳入了妳的耳裡。

  「剛剛說到那件……嗯?喂,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也沒用,自己那份的蝦子自己剝,真是。」

  「這種事也沒什麼吧,說起來你們也要學著點啊……」

  「嘛,你們以後也會了解的吧,平常並不怎麼喜歡做的事,但如果是為了對方的話,做起來倒也不怎麼覺得討厭……」

  「或者,應該說……也會變得很幸福、像這樣子的感覺。」

  「——咕咚!」

  「……誒、哇啊——!」

  「怎麼了?啊,翻倒飲料了嗎?突然叫那麼大聲嚇了我一跳,沒事沒事拿個抹布擦一下就好,芹澤和mob你們待在那裡——哦,順便先幫我把這兩杯拿過去,還好只是不小心弄倒一杯而已。」

  突發的狀況總是像這樣不經意地擾亂妳的心神,妳接過他遞來的溼抹布將桌面和地板擦拭乾淨,可妳自聽見那一句話時便動盪不已的心臟卻沒有因此冷靜,反而隨著靈幻新隆一瞬注意到廚房狀況而起身前來救援的動作更加躁動不已。

  大概又和煮熟的蝦子一樣紅透了吧。

  「下次叫我一聲或是分兩趟拿,別貪心了,嗯?」

  安慰用的手掌落上髮頂揉了揉,他仍誤以為妳只是貪求方便,卻不曉得這個小意外僅是源於剛才一句不經意的話語,但妳並沒有解釋。

  又能怎麼解釋呢?那是即便用話語也無法說明清楚的心情,妳只得藉由清洗抹布時的冷水來暫時降低那份太過炙熱的溫度而已。

  妳裝作沒事一樣回到客廳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電磁爐的工作也已經結束被關閉了電源,作為飯後的休憩,電視被轉到了綜藝節目,主持人和來賓的互動取代原先飯桌上的對話,一時間所有人的注意都放到了節目裡。

  妳才剛坐下,旁人的手便握了上來,他手裡的體溫和剛浸過冷水的妳的溫度自然差距極大,妳看他的表情像在說「好不容易才吃暖」這般有些責備的眼神,逕自拿起妳的碗盛了些熱湯。

  「火剛關而已,湯還是燙的,小心點。」

  除了熱湯外,碗底還有剝好的蝦子也被重新浸入了熱湯裡,妳數了數,四隻紅蝦和剛才盤子上的分毫不差,心想那個人根本沒有吃嘛。

  於是妳夾起一隻泡熱的蝦子,往靈幻新隆的方向蹭了過去,滿臉笑容地對著他張開嘴巴做出「啊~」的口形,可他沒有照做,只是捏了捏妳的臉小聲地說著。

  「妳不是喜歡吃,那就多吃點。」

  「分給你一隻我也還有三隻,足夠啦~」妳又注意到他飄去前方的視線,回頭看了一眼後同樣小聲地催促,「好啦,快點,趁他們還在專心看電視的時候!」

  他最後還是挨不過妳的要求,張嘴讓妳餵了一隻蝦子,妳又趁勝偎在他身旁多問了幾句,「怎麼樣,好吃嗎?」

  他摸了摸下巴說,「我買的、我煮的還是我剝的,不可能不好吃吧?」

  「誒、但我餵的應該更好吃一些吧?」

  「嗯——嗯,那確實應該是妳更好吃。」他故作玄虛地拉了長音才附在妳靠過來的耳邊低語,見妳全身激靈地抖了一下才笑著拍了拍妳的頭頂,「好啦,會害羞的話就別隨便煽動人了。」

  妳還來不及反駁,靈幻新隆便又拍了兩下手對著前方看電視的下屬和弟子揚聲道:「前面兩個學生,再聽下去就要多收費啦,時間也差不多了,幫忙收拾一下就早點回去休息吧。」

  前方被點名到的芹澤克也和影山茂夫分別也抖了一下,才帶著幾分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嘿嘿地笑著轉過身來,並在靈幻新隆的叫喚下幫忙整理殘餘,妳心裡頓時喀噔一聲,趕緊捧起碗喝了一口熱湯試圖平靜,連帶將餘下的三隻甜蝦掃進肚裡。

  就不懂明明直到剛才都該是靈幻新隆要感到害臊的事,怎麼這下子反倒換妳覺得羞恥到不行了?

 



  Fin.

------------------------------------------------

此處的茂和芹還是單身狀態~XD 沒有寫到酒窩單純是因為我忘記了……後來想起的時候覺得不論是靈體狀態或者借身體來似乎都有點麻煩,而且人多的夢女向對我來說不太好寫TTTT(這回寫完才真真正正感受到……)


關於後面內文可能比較模糊的部份是用這樣的想法寫的:

  第一次和他見面的時候是覺得這個人的眼裡好像沒有什麼生氣一樣,雖然委託時仍是講解得很賣力,也好好地處理好了客人的委託,但那雙黑色眼眸裡也就只有那樣平淡的色彩而已了。

  從初次見面到後續對彼此有更深的認識、表明心意到同居共處一室,能從那樣看起來沒什麼生氣的人的嘴裡聽到一句,變得很幸福,這又是何等讓人感到心臟和腦袋滿滿都是那個人的身影和話語,如此充足的幸福感呢?

  會因此不小心失手弄倒飲料也是沒辦法的嘛,因為光是聽見這一句話,心跳便止不住了,光是要遏止當下想立刻抱緊他回一句「我也覺得很幸福喔」就拼盡了全力呢!


夢女向目前寫的部份都發完了,連發四天定時打擾到抱歉!

一般都是會先在噗浪發文(還有生活雜事也都在那裡……)後續才會集中過來發,如果有用噗浪的小夥伴也歡迎來玩!

喜歡的話非常感謝!

评论(4)
热度(1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Koi♡低產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