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繁體字預警|自介置頂|坑多繁雜如後綴|轉史萊-利姆路中心|戀與製作人-李澤言|家教-5927|靈能-靈幻新隆推

【MP100|輝氣生日快樂】一等星

※寫得很趕,內容很平淡、無趣,也很ooc(´;ω;`) 只是憑著一股想為輝輝做點什麼的心意而奮筆疾書而已,結尾有點潦草不好意思,通篇沒潤過稿,可以接受請再往下!
※島崎輝有,嗚嗚我覺得我真太不會寫他們兩個了對不起tag QQ






《一等星》

 


  花澤輝氣走上了座落在調味市的後山入口,那兒並不高,只是一處突起的小山丘,蓋滿地面的雜草堆像是時常經過修整一般,平平齊齊,既不會干擾人行走,也不至於叢生遍野的荒涼。

  帆布鞋底和草堆摩擦出窸窸窣窣的聲響,沒有確切目的的他僅僅是一路登上山頂,在約莫晚上八點的這個時間點,獨自一個人走到了一處空地。

  沒有設置景觀台,單單只是被四周高聳的樟、松木組成的闊葉林樹木獨留的一塊清靜之地。

  夜風吹起,頭頂的枝葉也發出細碎的沙沙聲,晃動的樹影中,偶有幾道溫婉月光挾著間隙而來,零星落在那頭一點也不扎人眼眸的金色頭髮,像打上了點點高光。


  此刻他的手中還拿著一束由各色組成的波斯菊花束。

  「紙上寫著這裡是最後一站了說?」

  他左看右看,這裡除了一片綠油油之外倒是什麼都沒看見,抬起頭來,除了茂密枝葉外便是毫無光害的美麗星辰落入眼底。


  花澤輝氣輕輕揚起嘴角。

  其實他心裡有猜測過,從接下靈能相談所委託給他的奇怪任務的那刻,他便猜想著這些人會不會是想把自己支開,好去做生日派對的準備。

  但也或許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妄想也說不定,委託看起來像是真的,花也只是偶然得到,花澤輝氣陷入思緒胡同裡,擺出一臉無所適從的害臊表情。

  一定是早上起床久違收到父母寄送過來的生日禮物,整個人才變得輕飄飄的,於是容易誤會別人的偷偷摸摸都是為了給自己驚喜吧。


  花澤輝氣晃了晃腦袋,重新展開從成年男子手中接過的委託表單。

  上頭複印著調味市的地圖,劃上星星記號的地方就是委託的地點,按照一個下午得來的經驗,那些地點的任務都沒有什麼危險性,像是天花板上出現奇怪的人臉塗鴉懷疑是惡靈作祟、家裡的餐具莫名其妙就會彎曲、和靈本身最沒有關係的是一個中年大叔哭著嚷嚷說他被詛咒了頭頂禿成了地中海頭髮都長不出來,等等的奇怪委託。

  然而花澤輝氣依然運用他的聰明才智和待人和氣的態度一一解決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並在心裡默默想著,原來做靈能生意這一塊也並不輕鬆。

  他手上這些波斯菊是每當完成一件任務後得到的獎勵,並不是從解決困難的客人那兒拿到的,而是一回過身就會發現一束單色波斯菊落在了他的附近。

  起初花澤輝氣是沒有注意到的,也沒有伸手拿起的意思。

  但隨著每當又解決一件委託,連同先前沒拿的份的波斯菊花束便又會一齊落在身旁時,他終於不能夠再度忽視過去,只得乖乖帶著五彩繽紛的花束,在下一個客人詫異的眼裡尷尬地笑著繼續執行委託。

  於是最後循著地標來到了這座後山小山丘。

  只要在這裡解決最後一個事件、回收最後一束花,整個任務就算完成了吧,這也算是相當整人的內容了呢。


  接著又回到了最開始的疑問。


  夏天的青草味兒經過太陽光的照射和偶有的午後雷陣雨形成特別鮮明的氣味,森林裡的芬多精在呼吸間交換著每一口氧氣,花澤輝氣享受了一會兒,又在這處繞了繞,再三確認沒有東西後,決定撥通電話。

  才正準備拿出智能機打電話給指派這項任務的影山茂夫詢問,先前並沒察覺到的氣息便堂而皇之地率先開了口。

  「在找什麼?」

  對方問得簡潔,聲音帶點輕笑,花澤輝氣被這一句突然竄出的話語瞬間停了呼吸,立刻擴散感知後才讀到那抹熟悉的氣息。

  他抬起頭,就見眼前樟樹延伸出去的粗幹枝條上有一團不合適宜的黑色物體,男人交疊著修長雙腿,一條胳膊靠在大腿上,手便托著下巴,一派輕鬆地由上向下俯視著他。


  「你是最後的委託人嗎?」

  雖然內心百分之百認為不可能,然花澤輝氣以防萬一還是問了一聲。

  「……委託人?」黑髮男人複誦了一次,似乎進行過一番思考才恍然大悟,「哦、原來如此。」

  「所以是、還是不是?」

  「我說是的話,你能夠幫到我什麼忙呢,小朋友?」

  島崎亮繼續維持坐在樹上的姿勢,雙腿不時在半空晃一下,一張臉帶著看不出心思的淡漠笑容,含著笑意的尾音因為距離關係顯得縹緲無邊。


  花澤輝氣暗自嘆了口氣,直覺是被麻煩事給纏上了也說不準,然他一方面雖然不相信眼前曾是敵人的這個傢伙會是最後的委託人,一方面卻也沒真的狠下心當作沒看見沒聽見原地掉頭走人。

  「除了打架之外,盡我所能。」

  「哦?」島崎亮聽見這個回答訝異地加深了笑容,「那就陪我聊一會兒天吧?」

  「可以,你想聊些什麼?」

  「這不該是由接受委託的人來起頭的嗎?」

  花澤輝氣一時語塞,隨即雙手抱胸思索起來,波斯菊花束靠在他的臂膀上,淡淡清香流入呼吸之中,稍微緩和了下突然升起的煩躁感。


  「那、島崎你在這裡做什麼?」

  「嘿——真是個無趣的開頭呢,小朋友,如果我說什麼事都沒有,話題不就結束了嗎?」

  「聊天是雙方彼此需要互相配合的事情,你若真想要人陪聊,那就自己想辦法別讓話題斷掉。」

  「好、好,我知道了,重新來過。」或許是方才說話的方式稍微引起了少年的不快,島崎亮稍微收斂了習慣性的笑容,認認真真針對對方的問題給予了回應,「如你所見,這裡是我偶爾晚間散步會來的地方,那你——」

  島崎亮正想接著回問對方同樣的問題來延續話題,這才突然想起,花澤輝氣來訪的理由剛才早已探得一清二楚,轉瞬間止住了話,又飛快地轉了腦袋。

  「不過,你也知道我是個盲人,所以、能否和我說說你在這裡看見了什麼?」


  花澤輝氣沒料想到島崎亮是認真地想和自己聊天,於是他眨巴眨巴著眼睛停頓了下,這才環顧四周,慢慢地將周遭的環境描述給對方。

  「我現在站的地方有一處天然形成的空地,四周圍繞著樟木和松木,你現在待的那一棵就是樟樹,長得比其他樹木特別高大,啊、你頭頂五公尺左右的枝枒上有一窩鳥巢,小心別碰到了!」

  他看著島崎亮邊聽他的敘述,邊做出相對的反應,譬如島崎此刻真的小心翼翼地抬起了頭向他說的方向看去,哪怕他想島崎的眼裡大抵什麼都沒看見,也無從判別他話裡的真偽,卻仍然做出常人會有的反應,不免讓他的嘴角綻出淺淺一笑。

  於是他也開始對一個盲人傳遞周遭訊息的這檔事感到來勁。


  「晚上視線不好,後山森林看起來黑得很,但月色皎潔,今天的月亮是接近半圓的模樣,而且這裡沒什麼光害,抬頭就能瞧見滿天的星空,很不錯。」

  「在你眼裡的世界原來這麼生動有趣。」

  島崎仰頭看著所謂的星空彎了彎嘴角,隨口說出的話似乎沒能傳達到花澤輝氣的耳裡,少年不滿地加大了聲音嚷嚷,「你剛說什麼了我沒聽清?還有,為什麼要隔這麼遠的距離聊天啊,島崎?」

  「那你上來吧,這裡視野好啊。」他笑著朝底下的金髮少年揚聲道,不一會兒,花澤輝氣還真的用超能力飛到了和他同樣的粗重樹幹上。


  他沒好氣的聲音更加清晰地傳來,「不是看不見嗎,還能知道視野好啊?」

  「高處總是能比低處看清更多東西啊,花澤小朋友。」

  花澤輝氣的鼻間沉吟一聲,像是不想承認對方說得確實沒錯。


  「空氣比起底下更清新冷冽。」他又抬起頭,比起底下還會被枝繁葉茂遮擋的視線來說,這裡能將頭頂星空看得更加清楚,頃刻漫天星辰都在他那雙蔚藍的眸子裡熠熠發光。

  「感覺比起剛才離星空更近了一些。」他邊說,五指邊伸向上空撲騰地抓著空氣。

  「是嗎?」島崎亮也許猜到了身旁少年的舉動,於是輕輕笑了笑,「我也看見了一顆特別明亮的星星。」

  「哦,那肯定是北極星吧?」花澤輝氣收回手臂,聽著對方的話不假思索地回應道,又坐在了島崎亮的身側。


  黑髮男人感知到他的動作,於是乎調整了坐姿直面向對方,稍微向前傾了身子,那一瞬間,也許是他們倆最靠近的一刻,島崎亮睜開了雙眼,那一處什麼也沒有,只有無止盡的空洞漆黑。

  他在不明所以的少年眼裡揚起一道輕盈的笑容,他說,「不是,我看見的,是名為花澤輝氣的那一顆星星。」

  語畢,一束金黃色的波斯菊花束隨即落在了他們兩人之間,遮住了島崎亮那抹變得溫和的笑容,也遮住了花澤輝氣變得遲鈍的面容。


  狂野的鈴聲從少年的口袋裡傳出,貼合著大腿的振動讓他方才停滯的思緒重新開始運轉,與此同時,眼前島崎亮的身影也早就消失無影,只留那一束作為最後回收的花束,陡然落入了他手裡那一束色彩斑斕的波斯菊裡。


  花澤輝氣接通了手機。

  「花澤君,委託還好嗎?」

  「輝哥,靈幻先生說要在你家烤肉慶祝喔,快點回來吧。」

  「誒?等一下,你們、太擅自作主了吧?」雖然嘴裡抱怨著,然而花澤輝氣的嘴角卻笑得比平時的幅度還大。

  他猜想影山茂夫估計是開了擴音功能,他一說完,便聽見星野武史和朝日豪兩道緊張的聲音交錯。

  「咦、靈幻大師說他有經得你同意的……」

  「誒?靈幻大師,怎麼回事啊?」

  「哎呀,花澤君我可是正正當當拿你家裡備份鑰匙進來的呀,趕緊回來吧,你是今天的主角呢。」

  「靈幻先生、連鑰匙藏的地方您也能搜到,真是……」他忍不住低低笑出了聲,也不曉得從胸口湧上的這份激動是源自於哪裡,花澤輝氣吸了吸鼻子,重新應了一聲,「我現在馬上就回去,你們請別把我家給燒了。」


  「啊、還有,島崎也在嗎?」

  「嗯?島崎?芹澤,你有和島崎說過這件事嗎?」

  「咦、不……我沒有說過。」

  「他說沒說過呢,怎麼了嗎?」

  「這樣啊——沒有,沒什麼事,我真的要回去了!」

 

 

 

  「生日快樂,花澤輝氣。」

 



Fin.

-------------------------------------------

輝輝生日快樂!

因為你知曉了自己的平凡,於是變得更加璀璨,你是我眼中最閃耀的那顆星星!(吶喊)


评论(2)
热度(4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Koi♡低產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