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繁體字預警|自介置頂|坑多繁雜如後綴|轉史萊-利姆路中心|戀與製作人-李澤言|家教-5927|靈能-靈幻新隆推

【転スラ|利姆路中心】段子⑥

※久違更新,慢來的祝賀轉史萊二期播送及動畫利姆路大人進化魔王!



《吃醋》


 

  一年一度史萊姆大量發生中的季節又造訪了魔國聯邦。

  「……綜上所述,因今年我國建設迅速發展的緣故,野生史萊姆們因而較去年增長了百分之三十七,現推估約有一千多匹史萊姆正在境內流連……」

  噗啾、噗啾。進行報告的哥布林王下意識擠壓著雙臂中的柔軟物體,好似那是某種能讓心情放鬆的抒壓小物,一不注意捏的太開心,他輕咳兩聲,帶著不好意思的面容對上隔著一張辦公桌,看起來進入神遊狀態的主子。

  「那麼,今年也按照往常辦理嗎,利姆路大人?」

  「哦、喔!那就這麼辦吧!」一手撐在下顎的魔都之主聽見自己的名字後趕緊回神應和,金眸瞥過利格魯德手裡無自我意識的天藍生物,無奈勾起嘴角,食指隔空點著眼中那只野生史萊姆的身體再次囑咐:「記得要讓大家確切把他們放回森林裡喔!」

  「是的,屬下明白!」

  「沒有其他事情的話你可以繼續去忙囉,我也要稍微去清……啊、去別的地方看一下狀況!」

  差點把清閒兩個字脫口而出,利姆路迅即轉了話笑著打哈哈,而利格魯德一偏冒出疑問的腦袋,確認沒有其他事情需要交待,一鞠躬踏出了辦公室。

  「啊——原來又到了這個時節了啊。」

  擬態的身體本來並不會產生久坐肌肉酸痛等等不良狀況,但許是上輩子作為人類的習性難以改變,利姆路在僅有自己一人的辦公室內,盡情伸展柔軟四肢,發出配套的舒爽喟嘆。

  難怪今天比平時還要安靜,原來是因為野生史萊姆們出現了啊……大家應該是都去捕獲那些生物了吧,就像利格魯德手臂抱著的那只一樣。利姆路心想,嘴角偷偷彎起一道弧度。

  「太棒啦!今天一天能夠不受拘束啦!」他高舉雙手過頭,哼著小調從椅子上跳下來,踏著輕快步伐走到掛衣架旁拿走朱菜準備好的輕薄外套,愉快地走出外頭。

  雖然也不是不喜歡被人抱著的感覺,畢竟秘書是美女,又有著柔軟洶湧的男人們的夢想,但因為那些傢伙們實在太會爭執,三不五時把一只史萊姆拉得像一塊不會斷掉的橡皮糖一樣,就算是進化成精神體的史萊姆也怕自己終有一天會被硬生生扯成兩半。

  《告。主人擔心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所謂精神體魔物——》

  「這你就不懂了啊,智慧之王,和那些既定的數值無關,就像現在科學仍無法證明世界上是否有鬼一樣,會害怕的人還是一樣會害怕啊!」

  《……》

  哼哼,這樣簡潔有力的比喻就算是智慧之王也能明白了吧,所以說即便事實上我是不可能被扯成兩半,但看到那樣來勢洶洶的部下們爭奪的樣子,會害怕也是無法避免的啊。

  總之,目前就先感謝那些野生史萊姆的到來,讓我能夠稍微喘口氣!

  心裡對著野生同類合掌道謝的利姆路站在住宅門口,大張雙臂深吸一口氣,和煦陽光暖洋洋地照耀在身上,和豔陽一般明媚的金色眼瞳瀏覽著街道,視野中偶爾會划過一抹彈性十足的天藍水滴,迴盪著從後方追過去的魔物孩子們的嘻笑打鬧。

  原先打算漫無目的四處溜達,但從第一個注意到自己的招呼聲傳來後,「利姆路大人」便像永不止息的聲浪一個接一個此起彼落,中間不免也有好奇聲發問:「利姆路大人今天沒帶上護衛嗎?」他舉起食指抵在露齒一笑的唇邊悄悄回應:「這才有微服出巡的意義!」

  魔物們不知道微服出巡的意思,只覺得懂得很多他們並不知道的詞語的主子看起來閃閃發亮。

  反倒是被問起這個問題因而急中生智的利姆路感覺有些不同於往昔的彆扭,搔了搔臉頰後快步離開,他想,大概是因為眼中被人們抱在懷裡的史萊姆多到讓人產生了眼花撩亂的錯覺。

 



  果然今年增長數量太多了啊。實際看到近乎人手一只野生史萊姆的景象後,利姆路心情有些複雜地皺起了眉頭。

  他先走到織坊,看到朱菜認真操作織布機的背影,將和服袖口捲起露出的一節白皙小臂舉起,拉著軸桿,一腳踩踏踏板,喀咖、喀咖地重複動作,不一會兒,對方迅即感知到自己似的,連忙停下手邊動作,轉過了身。

  朱菜露出一抹溫柔好看的笑容,欣喜地喊了一聲:「利姆路大人!」

  為防對方花心思招呼自己,利姆路趕緊擺了擺手,「我來看看有沒有什麼狀況而已。」同時,他注意到少女端坐的雙腿上正放了只安靜乖巧的史萊姆。

  「啊……這個、那是,因為這樣總有種抱著利姆路大人的安心感,沒有其他理由!」也許是注意到利姆路的視線,她不好意思地偏著腦袋解釋。

  當然,若是情況允許的話,朱菜更希望待在自己腿上的是那隻顏色更加晶瑩剔透的史萊姆,但她並不敢向太過繁忙的魔都之主提出要求……像這樣,能夠在野生史萊姆來訪的時節,偷偷捉住一隻和主上同類的存在就足夠了。

  這是鬼族巫女微小的冀望。

  但利姆路難得沒有回應。

  朱菜等了一會兒,對方卻只是盯著那顆動也不動的圓滾滾水滴,似乎若有所思,又像是什麼也沒有想一般,朱菜忍不住輕喚了一聲。

  沒料到利姆路雙肩一聳,被突發的叫喚聲嚇了一跳的樣子,末了掩飾般地笑了笑,邊說「啊、沒、沒事,抱歉打擾妳工作啦,我繼續去其他人那邊看看!」也沒等朱菜回應,一溜煙又跑出了織坊。

  他們的主子,好像露出了有些落寞的神情,朱菜不太確定地想著。

 



  利姆路離開織坊後並沒有想好下個要探訪的地點,倒是在經過食堂時聽見聲響,心想還未到用餐時間,不知道是不是有誰來歇息喝茶,於是從大敞的拉門中一眼探入。

  一盤完美呈現食材原貌的食物正擺放在長形木桌,若僅是匆匆一瞥或許會以為是尚未經過烹調的食材,但凡是嘗過第一秘書手作料理的魔物們第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來自地獄的饗宴。

  值得慶幸的是,現今的料理已經被賦予了廚師技能,就算外觀再如何難以下嚥,只要不仰賴視覺,也是一道能入口的佳餚。

  站在桌邊拿著湯杓的紫苑正滿足地看著眼前一顆抖動水滴,囫圇吞棗似地吞食著位於前方的任何食物,一旁蘭加戰戰兢兢將濕漉漉的鼻頭湊在桌緣,生怕那隻史萊姆會因為某些原因滾落桌邊似的。

  「紫苑,我記得利姆路大人說過,要妳以後記得把食材切成能入口的大小才能做料理的吧?」黑嵐星狼抬眸看著笑得十分開心的同伴,兩眼間的星星圖案因為無奈的關係擠壓成不等分的五角形。

  「哎呀,可是蘭加你看,他們不是吃得很開心嘛!」

  野生的史萊姆壓根分辨不出食物的美味與否,也沒有視覺去判斷食物的美醜——幸好那些料理在廚師技能調理下至少不再是有毒食物了,蘭加心裡如是想。

  「但如果是要做給利姆路大人的話,紫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自詡為魔都之主第一秘書的紫髮鬼人握緊雙拳,補充一句自認為相當可靠的承諾。

  而黑嵐星狼並不抱太大希望地隨口嗚咽幾聲作為應和。

  他們並沒有注意到外頭刻意隱藏的氣息,只在人影離開後留下一陣不自然的風吹拂過,紛紛靈敏地動了動耳朵,面面相覷著毫無察覺。

 



  那抹藍色身影步入了鍛造工房裡。

  通紅鐵爐帶出灼熱空氣,光用看的便能感覺到後背隨之泛出一層溼黏汗液的熱度,但史萊姆化為的人形並不會有生物基本調節體能的作用,所以不像赤裸上身坐在熱爐旁的鬼人和矮人一樣,他們的汗液隨著鏗鏘、鏗鏘的打鐵聲音滴落地面。

  原先專心致志打造刀具的黑兵衛抬起頭來,向著利姆路露出曾被主子評價為普通好人的微笑,「利姆路大人,今天也來巡視嗎?正巧我們正在嘗試前次會議上提到的武具改良喔!」

  「老爺提的想法很有趣啊,沒想到一做下去就忘記時間了,哈哈哈!」凱金拍了拍變得有些僵硬的大腿,爽朗大笑幾聲,接著又注意到不同於以往的地方瞪大了眼問:「是說,老爺今天一個人來啊?」

  「嘛,是久違的個人時間,意外挺清閒的呢~」

  利姆路抬起胳膊撓著後髮,一派輕鬆地笑了笑,走近兩人身邊去查看他們剛才提到的武具改良的狀況,除了正在鐵板上的未完成品外,地上倒是散落了不少實驗品,利姆路拾起一把黑得發亮的輕薄鋼刀,還未出聲,黑兵衛又就著凱金的疑問於腦袋中閃現出了可能性。

  「啊,是因為又到了野生史萊姆的洄游季節了吧?」

  鏘啷——那把輕薄鋼刀一不小心從手中脫落,與底下的其他魔鋼製品擦撞出清脆聲響,魔都之主一邊懷著歉意說不好意思,一邊又重新撿起其他武器查看,也沒多做回應。

  「哈哈哈哈哈,是因為平時都沒什麼機會霸佔老爺,所以那些魔人們趁著野生史萊姆跑來的時候各個去偷捉了一隻嗎?真是的,就是這種時候才該趁別人都去抓假貨的時候,機靈點來安慰一下被冷落的本尊才對啊!哈哈哈——」

  「……胡說什麼啊,凱金。」面對那張和拐著自己去夜之蝶時一樣的促狹笑容,利姆路無法繼續裝沒事,擺出一張「呸,胡說八道!」的表情,「什麼被冷落,我這叫難得可貴的自由、自由!」

  「嚄哦、大爺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凱金笑著聳了聳肩,顯然不將魔都之主的更正放進心裡,再次拿起腳邊的鐵鎚,對著燒紅的鐵塊敲整修邊。

  見矮人工匠已把心思放回工作上,利姆路努了努還想辯解什麼的嘴,轉而向黑兵衛提了幾項個人需求,便從工房離開。

 



  靠近城鎮的邊界架設了低矮的竹製欄杆,不具備禦敵的作用,倒像是劃分區域的標示——而當史萊姆大量發生的時節來臨,欄杆也能起到圈養與野放的作用。

  夏季裡透人心涼的淡藍色物體們聚集在那處,像是在曬太陽一樣。

  跨越欄杆的人影走到中心,蹲下嬌小的身子,伸手戳刺果凍體的同類。一雙金色眼眸中映照出淺海一般,成群的透明冰藍,那張分不清真實性別的漂亮臉蛋正傾斜腦袋,斜靠在彎曲的雙膝上。

  「會如此盛大歡迎你們這些魔物的,也只有我國國民了吧,可要好好感謝啊。」

  眼前的史萊姆們僅是最低階的魔物,沒有所謂思考能力,更遑論做出相應反應,但它們會在受到外在刺激時抖動軀體,看起來就像在和說話者互動——這些沒有意義的反射動作也能讓魔國聯邦的所有人直呼一句「好可愛!」

  利姆路並非自美,但他猜測其中理由,只是因為統治朱拉大森林的魔王原身正是一隻史萊姆,國民們會喜歡上史萊姆,也是因為愛屋及烏吧。

  手指戳刺的力道不小心大了一些,食指下的史萊姆發出不明的消氣聲音,利姆路下意識「啊」地一聲,趕緊收回手,那隻史萊姆又如無事發生一般,填充空氣,恢復成一顆圓潤的水滴。

  利姆路嘆了一口氣,倏地解除擬態,明媚陽光照耀下泛著一層冰藍色的透明水信玄餅彈力十足地落在青青草地,乍看之下完美融入了整群的史萊姆群體裡,懶洋洋地曬著太陽。

  「啊……真悠閒。」

  口中隨意叨唸,下刻,腦海裡響起了夥伴制式化的聲音。

  《答。主人此刻的心境裡感受不到悠閒之意,推測應重新更正用詞。》

  哈?在說什麼啊智慧之王拉斐爾小姐?

  感覺近期變得較有人性化用語的搭檔卻一如往常,擅自說些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而且,聽起來甚至開始解析我的心理想法了?

  外觀看不出表情的史萊姆在想像中皺起眉頭,但剛才接話的智慧之王卻沒有即時給予回應。

  過了一分鐘,腦海裡的聲音再次響起。

  《答。已搜尋到最佳解釋——主人目前正處在「吃醋」的狀態。》

  平靜的史萊姆堆裡唯有一隻的形體因為受到刺激而劇烈抖動。

  「吃醋?我?對誰?智慧之王你該不是性能出錯了吧?」

  《………………》

  《否。》

  智慧之王給予一段無言的沉默後,簡潔有力地否決了主子對於自身的質疑,此後便像是賭氣一般不再發話。

  冷不防被點出自己是在吃醋,利姆路滿腦子無法理解。

  吃醋嗎?對這些史萊姆們?

  不可能的吧,再說了,多虧有它們,我才得以有像這樣不受人打擾的一段空閒時間,受人幫助要懷有感謝之心這點道理我還是有的,所以,吃醋什麼的……。

  利姆路頓了一頓,眼下自己的四周除了史萊姆之外還是史萊姆。

  「好吧,可能、確實是稍微有點,被冷落的感覺吧。」

  這也沒有辦法吧,平時一堆人圍繞在身邊,聊天或談公事也罷、為了莫名其妙的小事爭執也好,就算有感到無奈的時候,看見大家聚在身旁大多還是會覺得開心的。

  微風吹拂過這片被隔離之外的小小地盤,還未能獨當一面的小史萊姆因為禁受不住而東倒西歪滾了幾圈,黑色皮鞋小心越過史萊姆群中僅存的空隙,伸出戴著白手套的雙手,輕柔地托抱起融入其中的一隻晶瑩史萊姆。

  「誒?」

  常備魔力感知卻沒察覺到有人接近,甚至還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人抱起,饒是利姆路也不禁發出驚呼,但在察覺到與史萊姆身軀相貼的手掌為何人時,他很快地放下了戒心。

  「原來您跑來這種地方偷閒了,利姆路大人。」

  史萊姆沒有眼睛,圓滾滾的身子分不清哪裡才是正面,但迪亞布羅卻能感覺到視線一樣,彎起一抹屬於惡魔的美豔笑容。

  想問的問題頓時一擁而上,但在被問題淹沒之前,利姆路運用加速思考的能力靠自己一一排解了無須問出口的問題,譬如沒有察覺到迪亞布羅的接近這點,不是迪亞布羅隱藏氣息的關係,而是智慧之王那傢伙又拿以前那套「沒察覺到惡意」外加對於他剛才對搭檔的質疑而遭報復。

  智慧之王不會害自己,但卻會記恨並反擊。

  釐清到最後一個問題,他直面向迪亞布羅問出口。

  「你怎麼在這群史萊姆中認出我的?」

  主子的問題像是可愛又有趣的笑話一樣,令忠心耿耿的惡魔加深笑意,抱著手中的水滴跨步回到柵欄的內側。

  「屬下明白了,這也是作為考驗的一環對吧?完美隱藏自身所有魔力和氣息,扮成一般個體融入史萊姆群,這麼優秀的偽裝也只有您能辦到,確實,假如是一般人的話或許分辨出來需要花一些苦心,但對我們這些與您最接近的部下們來說,這並不是多麼困難的事——因為,名為利姆路大人的史萊姆只有您這一位而已。」

  自詡答出完美無缺回答的迪亞布羅沒有等來主子一貫的吐嘈或嫌棄,逕自將主人迎回內側,而距離他們不遠處,站滿一排早已恭候多時的部下們。

  「哦呀哦呀,看來與利姆路大人的獨處時光過於短暫呢。」

  「沒想到大家的行動一致迅速?」

  「那是當然,身為隱密必須如影隨形。」

  「利姆路大人,我織好一件衣服了,想讓您試穿看看!」

  「啊、朱菜大人,再那之前請先讓利姆路大人嚐嚐我剛做好的料理吧?紫苑這次非常有信心!」

  「汪嗚——主人,這次賭上黑嵐星狼的名聲,可以為紫苑掛保證……」

  熱熱鬧鬧又爭論不休的日常回來了。說話聲和笑聲紛紛被消融於海藍色的軀體裡,史萊姆應聲抖動了一下。

  剛才還覺得堵塞在體內的茫然,因為眼前魔人們的歡聲笑語而弭除。

  「是說,利姆路大人特地跑來這裡,難道是在鬧彆——唔唔?!」

  被迪亞布羅抱著的史萊姆身軀裡射出了透明堅韌的細絲,緊緊纏上不知好歹的哥布達的嘴巴。

  「哈哈哈哈哈——」

  像是惡作劇得逞一樣,他們的主人忽然開懷大笑。

  「既然被發現在這裡偷懶那就沒辦法了啊,你們有什麼要上報的事情就一個一個來吧,作為一國之主的我會全部解決的哦!」

  「真是可靠的發言。」

  「真不愧是利姆路大人!」

  並不打算變回人類姿態的魔都之主依舊被抱在盡責的執事懷裡,做出類似抬頭的舉動,濃密黑髮中突兀的橘紅兩撮髮絲隨著低垂的動作晃入了無死角的視野,迪亞布羅依舊掛著堪稱美麗的笑容,等待他的主上發號司令。

  「那,迪亞布羅,回去先幫我泡杯茶吧,今天想要奢侈一點加入蜂蜜呢!」

  「樂意遵旨,利姆路大人。」

  惡魔微笑著,與主人以及他的同僚們一同踏上回程的腳步。



  Fin.


好久沒在這裡發文結果發現兩年前一些文章都被鎖起來了還解不開……太讓人難過了TTTT 但還是要發文特別祝賀一下轉史萊!

4月份也有轉史萊日記動畫化!

希望二期能有更多人入坑並且好好享受主子與魔物們可可愛愛的日常,這篇算是圓滿自己說好二期要發賀文的心願,也一並感謝兩年間大家對其他轉史萊文章的喜歡、推薦和留言!

有機會的話,這裡會在試著把以前的文章整理整理放到凹三~

靜待消息囉!



這篇應該不會被屏吧實在不懂審核機制呢

评论(12)
热度(132)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 Koi♡低產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