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繁體字預警|自介置頂|坑多繁雜如後綴|轉史萊-利姆路中心|戀與製作人-李澤言|家教-5927|靈能-靈幻新隆推

【転スラ|利姆路中心】Starlight☆(未完成)

※給白燁老師的生賀(點題)(然而距離老師生日已久遠我還沒寫完)
※現代背景設定,利姆路&夏爾雙子設定有,八星有,後期娛樂圈走向,私設多如山ooc免錢大放送——對不起還是先發了根本沒寫完的東西TTTTT 感覺自己快要坑掉於是趕緊先暫發一下督促自己……
※雖然沒怎麼細寫,但請想像他們通通住在很雍容華貴的房子,走到哪裡都很高檔,總之請發揮想像力,他們都是有錢人只是我寫不出那個氛圍(喝茶)

 





《Starlight☆》

 

  從淺眠意識中緩慢甦醒過來,習慣性向左邊的床位看去時,應當一直在身旁的那抹身影此刻並不在視野範圍內,抬手拍了拍空空蕩蕩的床位後,他伸展全身筋骨慵懶地坐起身子。

  銀藍色的髮絲在晨曦微光中散亂地鋪蓋在他睡意朦朧的臉龐上,青年隨意撥了撥一頭長長到耳下的短髮,半瞇著迷迷糊糊的金色眼眸打了一個哈欠——與此同時,說巧不巧地房門正好打開,被和他有著一張同樣精緻白皙臉龐的少女目睹張大嘴巴的糗樣。

  許是這般情況已經見怪不怪,他自然地打完呵欠後揉著眼角發出疑問:「——唔?夏爾,妳今天要出門嗎?」

  「嗯。你還想睡就再睡會,早餐待會再請人重做就好。」

  雖然說話語調和臉部表情在旁人眼裡看來十分冷淡,但夏爾的嘴角確實彎起了0.001毫米,並走到床邊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頂。

  「嗯——沒關係,我現在下樓去吃,不想再麻煩他們了,反正待會中午和八星那群人還有聚會……」

  「好,衣服已經替你準備好放在更衣室的椅子上了,記得耳環也要帶上。」

  「謝謝啦,夏爾!」他兩手撐在雙腿間的床沿,向站著的夏爾稍微傾著身體,抬起45度角自下而上地展露完美笑容。

  夏爾全身以極其細微的幅度抖了一下。

  「不過說也奇怪,那些人真的很會挑日子呢,十次聚會裡有九次夏爾根本沒法參加啊?」

  在他捏著下顎一邊思考一邊咕噥時,眼前的夏爾像是終於消化完剛才突如其來的聖光場景,纖長柔嫩的指尖重重地搭在他的雙肩上,一雙金色偏紅的漂亮眼眸彷彿吸去所有光輝般閃閃發亮,似乎連少女的背後都盈滿櫻粉色的幻覺效果。

  「沒事的,就算他們百般阻撓,夏爾也一定會保護好利姆路。」

  「嘛啊、我們是互相的呢!」

  利姆路也同樣抬起手在雙胞胎少女的頭上輕輕拍了拍,雖然不曉得是什麼緣故好像讓夏爾今天的情緒特別高昂,不過看起來似乎挺開心的樣子那就好了——而他今天也依舊必須在盡量不依靠夏爾的情況下小心別在聚會上栽跟頭,落下讓那群人抓到能惡整自己的機會才行。

  畢竟他接下來要前往的地方,那可是集結了握有富可敵國的金錢與權勢的豪門聚會,也就是如今人稱的八星世代。

  目送夏爾出門,悠悠哉哉地用過早餐,閱覽近期新聞時不意外地看見了好幾個熟悉的企業家族名稱亮晃晃地出現在頭條版面上,其中最讓人意外的大概是克林姆茲企業正式踏足影視圈的聳動消息。

  「怎麼,奇伊那傢伙是想成為明星藝人嗎?」

  濃郁中夾雜著清甜果香潤過喉間,利姆路僅只對這篇報導稍微瞥過一眼,又轉而細細地品味手中最後一口紅茶。

 

  抵達聚會地點,重新整理身上熨燙整齊的西服後才打開眼前那扇質地高檔的大門,富麗堂皇的環境隨即映入視野,圍繞著長形圓桌的座位除了自己之外,所有人都好整以暇地坐在了位置上。

  利姆路翻起手腕上的機械錶,然後看了看眼前難得準時到嚇人的一夥人。

  「喲,利姆路你來啦!」

  坐在最裡面、正對著大門門口的奇伊一看見他便率先打了聲招呼。

  「不算遲到吧,今天大家還真早到呢?」

  「哇哈哈哈哈——我只是因為剛好外出早到了而已哦!利姆路快過來坐著吧!」

  充滿朝氣的歡快聲嗓催促著利姆路趕緊坐下,他看了眼露出潔白貝齒笑著的蜜利姆.拿渥,點點頭後往櫻粉色雙馬尾少女身旁唯一的座位走去。

  蜜利姆是在場中和他最為交好的青梅竹馬,倆家族從建立榮譽的那時起便是世交,到他們這裡大概已是第三或是第四代左右。

  「既然人都到齊,事不宜遲開始本次聚會。」

  和以往一樣,領頭人說了開場白後,就代表著聚會正式開始。

  說實話,什麼茶會聚會之類的,不過就是一群閒得發慌的傢伙硬要找點樂子罷了,多半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他人的痛苦上,明明就是如此任性妄為的一群人,卻因為手段了得,依舊穩坐現今寶座。

  彼此相互牽制達到某種微妙平衡的現況下,如果隨意缺席很有可能會成為標靶——雖然最近因為夏爾的表現愈來愈亮眼,似乎早已成為了眼中釘,好像也沒什麼差別了。

  「說起來,上次在琉璃展會時達古琉路你也去了對吧,莫不是又想和妾身爭奪同一塊市場了?」

  「只是剛好碰上而已,別那麼敏感。」

  「人家想要吃點那個——就是奇伊你左前方那盤瑪德蓮!」

  「哇啊!我也要吃,菈米莉絲妳那麼小隻可別想獨吞!」

  「什麼!妳個平胸蜜利姆居然還嘲笑人家的身高!」

  「喂喂——別為這種事現在就吵起來啊……」

  「哈啊……今天聚會打算到幾點啊?我可以去隔壁會客室睡一下嗎?」

  「那樣就沒有聚會的意義了。」

  「雷昂說得對,迪諾你這小子給我清醒一點!」

  聚會的開頭總是先從一些平淡無奇的家常話開始,大抵是自聊天中順便探聽一下其他企業今後可能的動向,又或者由頭條報導中抓出關鍵消息來探個虛實——每個人都心知肚明,這不過只是伴隨進食午餐的前菜話題。

  真正重要是餐會結束後的遊戲時間。

  「對了,今天沒看見維爾德拉呢,妳沒帶他過來嗎,蜜利姆?」

  利姆路稍微環顧四周,意外沒看見和蜜利姆為同個家族派系的友人。

  和菈米莉絲爭奪甜點剛結束的蜜利姆吮著指尖最後一口碎屑,滿足地瞇起眸子,聽見利姆路的問題好一會兒才慢悠悠地回應:「唔嗯……記得好像是說今天難得有什麼事要去辦的樣子,還說我是小孩子不需要知道大人太多事情——哼,明明維爾德拉也不過就只是個家裡蹲而已!」

  「這樣啊……那傢伙雖然比我們大,不過心智上和一個幼稚園生差不多,特別幼稚,所以已經成長為優秀大人的蜜利姆就別和他計較了吧?」

  「嗚——哇,果然還是利姆路理解,真不愧是我的摯友!才不會和那個笨蛋維爾德拉一般見識呢,因為是成熟的我嘛、哼哼!」

  將蜜利姆的心情安頓好以後,利姆路不禁開始思考起來,連能作為打亂現場作用的維爾德拉也不在,看來今天不會太順利。

  幾乎不會主動參與餐桌上的爾虞我詐的利姆路再度陷入自我苦惱。

  而坐在斜對面將銀藍髮青年的一舉一動盡數收入眼底的紅髮青年則淺淺彎起了嘴角。

 

  「……這什麼,感覺和我的風格也太不搭了吧?」

  利姆路此刻站在餐廳附設的更衣室裡,正對著連身鏡看了一眼自己的新衣裳,不免溢出一聲嘆息,雖然想讓待在外頭的侍女再重新準備一套,不過最後又因為不想讓聚會的那群人等太久而作罷。

  要說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起因是被餐桌上的花瓶澆了一身溼。

  他想起侍女們推著手推車,在餐會進行差不多時紛紛陸陸續續走了進來開始收拾桌面的樣子,記憶裡是收拾好桌面,準備替餐桌最中間的花瓶換新的侍女受到奇伊要求,將花瓶撤離時不小心就這樣打翻到了自己身上。

  雖然當初沒有特別注意,但他似乎在一瞬間有感受到目光,接著水就飛濺滿身,也有想過會不會是故意,然而當他瞥見侍女慌慌張張到整張臉變得慘白的模樣,實在無法再往不好的方面聯想過去。

  侍女長也向他誠懇慎重地道歉了好幾次,並且立刻差人準備好換穿的衣服將他迎進了更衣室裡,十分迅速的執行了後續補償措施。

  以純白色為基底的西服,上頭裝點著利姆路完全無法理解的裝飾品,看起來是過份具有藝術感,如果真要形容,大概有點像在年度巨星晚宴上會看到的那些能歌善舞的明星們的類似穿著。

  真彆扭、又好羞恥的感覺。

  「啊——不管了,還是早早結束聚會早早回家換掉這身衣服吧……」

  利姆路半放棄似地重新走回聚會房間,果不其然一打開門就收穫了諸多評論,有絲毫不意外的、難得品頭論足一番的,也有新奇地睜大雙眼好像在看世界奇觀的,通通都被他揮了揮手打發掉。

  待缺席的利姆路回歸後,奇伊便將手中的牌組遞給身旁的達古琉路,後者默不作聲、熟稔地重新洗牌及發牌,就像以往每次聚會一模一樣的起手式。

  「那就按照慣例,最輸的人要答應最贏的人一個要求,沒有異議吧?」

  作為回答的代替,所有人只是拿起眼前的牌組,各個表現出勢在必得的自信表情。

  利姆路順手摸了摸耳上靛藍色的圓形耳環,邊等待來自夏爾遠端的連線,邊也跟著翻開了手中的牌組,算是中規中矩的組合了,不好也不壞,就看接下來怎麼出牌而已。

  「……」約莫十分鐘後過去,仍坐在位置上盯著牌組的利姆路,臉色開始變得凝重——這是第一次在聚會中夏爾完全沒有和他聯繫。

  「哎呀,利姆路你是怎麼啦?按照往常進行到這時候的你已經是勝利者群了吶?」菈米莉絲用手指捲著自己的小辮子,先一步從遊戲中脫出的她一派自然地調侃著陷入苦惱狀態的利姆路,「話說今天小夏爾也沒參加聚會呢?」

  「她唯一來過的那一次,才剛三分鐘就直接拿下勝利了,現在想起來真是個可怕的傢伙。」作為本次第一位的奇伊雙手抱胸也跟著悠閒地談論了起來。

  第二位的達古琉路難得點了點頭表示贊同意見。

  「還記得那次有個難得上位的新晉家族吧,說話口無遮攔地得罪了那孩子,遊戲又直接淪為最輸家,結局很是悽慘呢,最後關於那個家族的名稱也無聲無息了,這手段令妾身不禁感到非常有趣。」

  第三位脫離遊戲的露米娜斯拿起眼前的茶杯輕輕啜了一口,姿態甚是優雅,似是回想起了感興趣的事而勾起笑容。

  「哼哈哈哈哈——這次蜜利姆可是比利姆路還早勝利了呢!」

  「喂……你們那邊可以安靜點嗎,我們這裡還有三個人在廝殺的啊……」整個人已經趴在桌面上的迪諾朝向游刃有餘的一夥人投射怨懟的目光。

  像這種需要動用到腦力的遊戲是他最不擅長的範疇。

  「是只剩下你們兩個了。」

  隨著話語結束,雷昂甩出手中最後一張牌,大步流星地離開了原位。

  「什麼,雷昂你竟然——」也許是被震驚到,迪諾一瞬間抬起了頭,接著又繼續有氣無力地趴回桌面,「我說,利姆路先生……不覺得這遊戲有點乏味了嗎,你能不能先認輸啊……?」

  「那也該是你要認輸才對吧,迪諾君。」

  「我認輸的話恐怕會被殺掉的……才不要呢。」

 

  最後迪諾不負眾望,以些微之差終於贏了利姆路,兩人纏鬥的時間長達了十五分鐘之多,連觀戰的人最後都已經開始各做各的事。

  直到有人大喊一聲「贏啦!」才終於讓眾人重新關切起結果。

  「真是——竟然輸了。」

  利姆路將手中僅剩的牌丟回桌上,洩氣似地向後往單人椅內仰躺,臉上閃過一絲懊悔的愁容,許是前幾次都稍微依賴了下夏爾,這次輪到自己孤軍奮戰的時候才知道這些傢伙比起耍老千的自己還要更加老千。

  不過男子漢大丈夫,他自然是願賭服輸,稍做休息過後又起了身,隨手端起一旁餐車上備好的兩只高腳杯信步朝贏家的方向過去,利姆路在那雙交疊著長腿的腳尖前方停下,遞出其中一只玻璃酒杯,淺金色液體輕輕晃盪,亦能透過澄澈到近乎透明的杯中物瞥見對方一雙狹長眼眸。

  「那麼、這次要求是什麼?」

  「我就是喜歡你這樣不拖泥帶水的態度,利姆路喲。」

  相對地,自純淨杯身中,奇伊也同樣看見對方毫無畏懼之意的金色眼瞳,他輕笑著接過高腳杯,一手撐著腦袋、抿了一口酒水,搭在杯緣側身的食指朝利姆路的衣服指了指說道:「這身衣服確實挺適合你的——所以何不試著進入演藝圈呢,哈哈哈哈哈!」

  「不借助家族力量、在半年之內奪得影帝的位置,這就是本次遊戲贏家對輸家的要求了。」

  說罷,奇伊昂頭一口飲盡散發著淡淡蘋果香氣的金色蘭姆,衝著對方微微一笑,顯示接下來換到他的答覆。

  「……如果我拒絕、或者沒能達成目標的話,會怎麼樣?」

  「那就讓坦派斯特家族歸順到克林姆茲底下吧。」奇伊攤開雙手,像是說著莫可奈何的事,接著一拍大腿站起身、直挺挺的身形正對著利姆路,因為身高差距的關係,他壓低視線看著對方那張小巧的嘴唇輕輕嘆了一口氣。

  「我明白了——不過可別以為能那麼容易吞下坦派斯特家族哦,奇伊.克林姆茲?」

  「哈哈哈哈哈、我想也是,我會期待你接下來這半年的表現,利姆路.坦派斯特——」奇伊邊說邊伸手拍了拍利姆路的肩膀,隨後跨出一步與他擦身而過,餘下的低語是相會那一瞬間傾身伏在他耳邊悄聲說的,「雖然不能借助自己家族的力量,但我可沒說不能借助其他家族呢?」

  「那麼今天就這樣散會——」奇伊抬手揮了揮後,頭也不回地直直往門口方向離去。

 

  

TBC……


-------------------------------------------------------

我對不起白燁老師所以不@,待我整篇寫完再@(早先已經私發過惹
八星抓不到性格,隨便看看就好。

评论(2)
热度(9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Koi♡低產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