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繁體字預警|自介置頂|坑多繁雜如後綴|轉史萊-利姆路中心|戀與製作人-李澤言|家教-5927|靈能-靈幻新隆推

【MP100|モブ霊】29→36 -Another Story-

※本篇以靈幻視角為主,為《14→21 Valentine's Day》的相對文,但是是從15&29那年開始,字數近9000。(建議先看過前篇)
※含有些微 酒窩靈 or 靈右位 成份請注意,年齡推演、自我理解有,ooc大抵也是有很多的。






《29→36 -Another Story-》

 

(rei side)

 

  ▸ 29歲的情人節。

 

  和往常一樣待在事務所裡進行接下來的日行程確認,每一次翻開隨身行事曆,看著裡頭被一筆劃去的待處理事件心頭便會湧上滿滿的成就感,那是消除客人恐懼的同時又能賺錢的證明。

  隨著名氣水漲船高,每日固定增添的案件筆數也多了起來。

  嘛,雖然大多都不是真的靈異事件。

  「好啦,這樣接下來的安排也沒問題了!」

  闔上行事曆,按下筆記型電腦的關機鍵,稍微伸展一下久坐到有些僵硬的筋骨,頸椎隨著頭部的扭動發出了「喀、喀」的聲音。

  突地,餘光一角瞥見了桌曆被圈起來的日子才恍然想起。

  「哦,說起來路人快到升學考試了啊,他最近學習狀況還好嗎?」

  現在辦公室裡只剩我和某只漂浮著的綠色靈體,他慢悠悠地在空中晃盪,過了些時候好像才意識到我是在和他對話,小眼睛咕溜地轉了一圈。

  「茂夫啊,挺認真在學習的哦,雖然本大爺也不太懂啦,不過看他那麼認真的樣子,是拼死在努力著呢。」

  「那就等他考完試來慶祝一下好了……」

  從以前就是個雖然外表看起來傻楞楞,但意外是很有骨氣和毅力的孩子,並不難想像那努力於升學考試而徹夜苦讀的小小背影,僅僅是看著那副模樣,也會不自覺想為他加油打氣。

  在心裡思忖的同時,感覺自己好像也被鼓勵了一番。

  「好喲,在路人回歸前,我也不能輸給他,到時候可要讓他知道為師也是挺有本事的!」

  「舌燦蓮花和狐假虎威的本事本大爺倒是看得多了哼。」

 


  ▸ 30歲的情人節。

 

  「哎呀——沒想到靈能界的新星,人稱靈幻新隆大師的我也能在如此特別的日子裡收下女性的情人節巧克力!哈哈哈、我就知道我的魅力果然還是無人能敵!」

  「明明只是因為委託人忘記帶錢而賒帳的附屬物而已。」

  「小酒窩,在這種日子破壞男人的夢想可是會下地獄的啊?」

  「哼,本大爺可是上級惡靈,那種東西嚇唬不了靈的。」

  綠色靈體瞪鼻子上臉似的哼出一口不小的氣,我則是在九宮格內仔仔細細挑選第一顆將受靈幻新隆青睞的幸運兒送入口中。

  啊——不愧是高級店的巧克力,真是入口即化、濃郁卻甜而不膩的好吃。

  「這東西真有那麼好吃?瞧你一臉幸福得快要融化的蠢樣。」

  「嘛嘛、身為靈體的你不懂的啦。」

  感受到有一團冷空氣積壓在頭頂,我猜測大概是小酒窩正窩在上頭,他似乎認真地在看著那盒巧克力,良久才又「嗤」地一聲飄離原地。

  「這次本大爺就不跟你一個平凡人計較太多。」

  見他準備離開事務所,我躺臥在電腦椅裡,朝他離去的方向姑且揮了揮手囑咐道:「明天同個時間也麻煩你啦,小酒窩!」然後綠色靈體憤憤地轉過身來,用他那小小的手比出一個中指奉還給我。

  小酒窩離開後,正打算拿起第二顆巧克力再回味一次剛才舌尖品嚐到的美味,事務所的門又被打開了。

  是有好一段時間沒見到人的影山茂夫。

  上高中以後好像又稍微長高了一點,不過除了身高之外,外型也沒有多大改變,又或許是因為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見到的關係,反而不怎麼能夠感受到變化也說不定。

  明明今天並沒有工作需要他過來,卻說是想找師父聊聊天所以過來了,真是個耿直到有些可愛的少年,看來還處在與同齡間的敏感時期呢。

  所以我讓他去泡了兩壺茶,在新添的雙人沙發椅上舒服地坐下,準備好來傾聽這位青春少年的煩惱,順帶推薦了下桌上那盒巧克力,聽說甜食是能夠舒緩心情的最佳道具呀。

  ——嗯?但怎麼感覺路人似乎對這盒巧克力心懷芥蒂?

  啊啊、是因為情人節自己沒收到巧克力所以有些鬧彆扭的情緒嗎?

  哎呀哎呀、真是的,青春期的少年總是會有這些比較心態呢。

 


  ▸ 31歲的情人節。

 

  意識重新回到大腦裡時,只感覺到陣陣的刺痛從頭部席捲而來,連帶身體好像漂流似的載浮載沉,有種噁心的嘔吐欲從胃袋翻湧而上。

  「噁……」下意識發出乾嘔聲後,那股顛簸就停下了。

  「喂、靈幻,沒事吧?」

  斷片的大腦花了一些時間辨別現況,發現自己正被人背著,睜開眼皮子就見男人側顏上標誌性的紅色圓圈近在眼前,「小、酒窩……我怎麼了?」

  「哈,你忘記了嗎?剛才那一場混戰中你被重物擊中然後當場昏厥過去了,本大爺趕緊先將你保全下來後,好不容易和芹澤壓制住其他傢伙,現在現場只剩下芹澤善後,本大爺怕你在那又會成為靶子拖後腿,就先把你帶回來,再走一段路就到,你還行嗎?」

  小酒窩連環砲似地說完後又打算邁開雙腿繼續前行,一回想起自己彷彿興風大浪裡漂泊的渺小船隻,腦袋又再度隱隱作痛,趕緊要他先把我放下來。

  他挑的路都是些沒什麼人會走的小巷子,正好能靠在牆邊稍做休息,他看我這副樣子皺著眉頭又操起心,我只得握住他的手腕用力捏了幾下,告訴他,「沒事,只是頭暈,休息一下就好了。」這才讓他消停點。

  期間關於事件的前因後果,點點零散的記憶又再度復甦於腦海裡。

  「……唉,這次是真的被你嚇到了。」小酒窩一手插在口袋裡,一手扶著額頭,仰天長嘆一口氣,視線再對過來時,混雜了幾分毫不掩飾的懊惱和煩躁,「算本大爺拜託你了,靈幻,下次能不能別再隨便接受這種看起來就不是單純的除靈委託?一個處理不好又不曉得你會發生什麼事了!」

  小酒窩的語氣聽起來十分慎重,這般話語讓我不由得低下了頭,看著皮鞋尖端沾上塵土汙漬,「我其實是有猜到可能會變成這樣……抱歉,因為有你們在的關係,所以以為事情都能如自己所願,給你們添麻煩了。」

  「忘記比起靈來說,抱有惡意和狡猾的人類才是最可怕的。」

  憶起曾經信誓旦旦告誡著他人的自己,如今卻又不注意深陷進去。

  「啊……算了,不是要怪你的意思,那啥……再有下次,你一介平凡人就別衝那麼前面了,讓本大爺和芹澤去處理就好,你啊——就待在後方像以前一樣耍耍花招什麼的就好。」

  聽見這堆一點也不像那個總是口出惡言的綠色靈體會說的話,忍不住讓人大笑了出來,這大概是他特有的鼓勵人的方式吧。

  身為從容的大人當然這時候也別再故意調侃激怒對方,我笑了一會兒拍了拍小酒窩的肩膀向他道謝,又在他的協助下攙扶著繼續走回事務所。

  然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啊,對了,這件事要和路人保密啊,小酒窩。」

  「嗯?啊、是擔心茂夫會幹出什麼事來?」

  「雖然很想說不太可能……但他最近對我太過於上心了,這不是好事,我這個師父不應該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重心——而且他接下來要升高三,又是面臨一次升學考試的壓力,我希望他能減少放在相談所的心思。」

  才剛說完,從事務所隔壁的小巷子走出來的第一眼,就看見了那身形明顯挑高了的黑髮少年站在大樓前方,視線正巧望向這邊。

  哎、所以說人啊,真的不能做壞事呢,一旦做了就會被抓得正著。

  真是……別皺著一張臉露出過於擔憂的表情呀,路人,你看看師父我現在不還是生龍活虎的嗎?

 


  ▸ 32歲的情人節。

 

  太大意了,沒能再更早一點察覺到那抹已經變質的視線和心情。

  但也許只是因為現在的自己對他來說是生活中最常陪伴的一部分才會有這種錯誤的心情而已,是啊,不要自亂陣腳了,靈幻新隆,在這之前不是都巧妙地迴避過去了嗎,所以總有一天他一定會想通的。

  這不是坊間所歌頌的愛情真義。

  對著大上十幾歲的對象,又是個男人什麼的……肯定突然某天就會恍然大悟,也會嘲笑一下當初抱有這種情愫的自己的吧。

  「哈啊……現在是升學考試的期間真是太好了。」

  「沒頭沒尾的說什麼啊,靈幻?」

  「沒什麼。」

  收回拉著百葉窗向外探視遠去的視線和手指,又回到桌面翻了翻今日行程邊順手拿起茶杯啜了一口,好像放的太久都涼得差不多了。

  小酒窩一個人霸佔了雙人沙發椅,維持著仰躺在上面的模樣,坐在那傢伙正對面的芹澤則是看起來相當認真地翻閱著習題在充實自我。

  接下來已經沒有委託了,又感覺最近麻煩的事特別多,心裡不由得生出一個念頭,「我說啊,今晚叫些外賣然後順便去便利商店買幾罐啤酒來開個聚會吧?」

  小酒窩抬起頭來挑眉看了我一眼,接著又看看了芹澤,隨後漫不經心地起身撓了撓後腦杓,「啊啊、聽起來不錯,我去找外賣單子來訂,啤酒麻煩芹澤去買行嗎?」

  「啊、是,那我去買吧!」

  看他倆自動都決定好了工作,我也掏出了錢包拿出幾張鈔票遞給芹澤,他也沒有什麼怨言就接下了跑腿的工作,而小酒窩蹲在小冰箱旁,拿起被磁鐵貼在上頭的外賣單子,隨意地問了我幾樣食物就打電話給店家了。

  這事他做得勤快又俐落,接著又從冰箱裡拿出似曾見過的盒狀物,我還沒來得及問他這打哪來的,又是哪時候放在冰箱裡的,他就拆開了包裝,將酒心巧克力塞進我嘴裡,同時也塞了一顆到自己嘴裡。

  「哎,別誤會啊,我可是和這傢伙好好商量討論過才買的。」

  姑且算是交代一下後,他沉默一會兒又開口:「……本大爺也算是撞見過很多次你們、那個、的情景,所以是又發生了什麼事了?」

  「喂,別把最重要的話含糊帶過,我們都還是清清白白的啊!」

  沒料想到這傢伙也是相當敏銳的類型,一時除了像往常一樣先挑出話裡的毛病外,就不知道該做何回應,倒不如說和其他人討論這種事還挺奇怪的。

  「你沒有一次認真拒絕過他吧,為什麼?」

  「這只是一時的情感錯亂而已,沒必要這麼較勁地傷害一個未成年人的心靈吧,只要放著不管,時候到了他自己也會想通的。」

  「『逃避也是可以的』嗎……你這個人真是,本大爺都為茂夫感到同情了。」雖然口中說著同情,但他卻彎起了嘴邊的笑意,「你喜歡茂夫吧?」

  「……那又怎樣了?」我雙手抱胸,側過腦袋佯裝沒事的樣子回問。

  巧克力的甜味再度從舌尖發散,呼吸間也能嗅到那抹香甜氣息,包裹在內的酒漿隨著融化縫隙間溢出,像糖漿一樣滑過喉嚨,那種甜,有點飄飄欲仙。

  「我的喜歡,和他的喜歡是兩碼子事。」

  「呵,成年人也不全然都是游刃有餘的呢。」他坐回沙發,又取起一顆巧克力送入口中,視線再也沒有望向我這邊。

  成年人……需要顧慮的事情實在太多了,處事上容易變得綁手綁腳的啊。

 


  ▸ 33歲的情人節。

 

  永遠忘不了那一眼瞬間。

  依舊頂著萬年不變款的黑色鍋蓋頭的那個男孩,不知道哪時候已經與自己的視線齊平,手持著一束花來到自己眼前,靦腆地訴說著自己的心情。

  成為大學生的這傢伙,穿衣品味也變好了,靛黑色的襯衫將那長年經過鍛鍊的身材勻稱地顯現,和自己這種荒廢運動的體格完全不能相比,現在想必也能吸引許多青春少女的目光了吧?

  「師父,這束花……是要給您的禮物。」

  看看那張白皙的臉蛋也會擺出這麼好看的笑容了,藏在厚重瀏海底下一雙眼眸清澈如海,比起以前的面無表情,這回兒都像色澤豔麗的黑寶石一樣閃閃發亮,有著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深藏裡頭。

  「……就是這樣,那個……師、師父,我喜歡您。」

  「——我喜歡靈幻師父,想和師父在一起!」

  眼前這孩子結結巴巴、臉紅得厲害,興許是壓根沒怎麼過告白的經驗,生澀得很,可那樣純粹的心情確實透過耳膜完整傳到了自己的心裡。

  終於還是到了這一天,沒有辦法再像以前一樣隨便糊弄過去了吧?

  「路人。」輕輕吐出一口氣,才知道原來這種時候的自己也能如此鎮定。

  「是,師父?」

  「你是不是會錯意了?」口中繼續叨唸著、批判否定、拒絕對方的心情,原本是決定要這麼做來著的嗎?好像現在說話的不是自己一樣,到頭來還是傷害了對方,「別誤會錯了啊——這讓人很困擾的。」

  隨著最後一句話音落下,眼前的少年徹底呆住。

  那雙原本蘊含滿天星辰的雙眼如今變得空洞無神,嘴邊的笑容也逐漸垮了下去,他不發一語地接收來自師父的話語,然後咬著牙轉身跑出了事務所。

  以為能平靜到最後一刻的心臟卻突然喧囂起來,止不住的疼痛迫使自己必須彎下身來承受那股滿溢而出的悲傷。

  「對不起啊,路人。」

  師父是一個險惡又自私的大人,真是對不起。

  聽見告白那一瞬間高鳴的心跳聲,真是對不起了。

  「鈴鈴——」

  像是算準時機響起的鬧鐘鈴聲,將虛幻而真實的夢境打碎,意識被緩慢帶回現實。

  「這都是幾個月前的事了啊……」

  感覺到眼角有些發熱而蜷曲起身子,使勁揪緊胸前那塊布料,關在皮膚組織底下的心臟依舊咚咚作響,逕自在寂靜的空間裡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沒能勇敢接受你,對不起。

 


  ▸ 34歲的情人節。

 

  今天的案件早早就結束,我先將芹澤和小酒窩都趕回去,事務所此時就只剩下我一個人。

  雖然大多時候是喜歡熱鬧的氛圍,可有些時刻,也會想一個人待著。

  我翻起手機查看新的簡訊通知,是老家那邊發來的訊息,讓我有空時回撥電話,大抵猜得出來一般慰問只是裹著本意的包裝紙,不是很想面對打開那層破紙的現實,卻又不得不那麼做。

  深呼吸了好幾回後,終於再次撥通了熟悉到不行的號碼。

  電話那頭的嘟嘟聲才響了兩三下,就被飛快地接起。

  「你可終於打電話回來了,新隆,距離傳訊息給你這都過了多久啦?」

  「抱歉,媽,今天客人比較多啊……」

  雖然隔著冰涼的機械,但仍能聽得出來自己的母親接到電話非常高興的熱切話語,開頭的嘮叨也是家常便飯而已。

  「最近過得還好嗎?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你啊,總是只知道一個人埋頭苦幹,都不會打回家裡來報告一下近況,還在做那份奇怪的工作對吧……媽媽和爸爸都很擔心啊,那麼不穩定的工作,好幾年前又發生過那種事情,什麼時候打算回來家裡——」

  「媽——」如果這時候再不出聲打斷她的話,就真的會變成徹頭徹尾的教訓了,知道他們都是出自於好意,我耐著性子又放柔了聲音,「我如果過得不好,就不會繼續待在這行這麼久了對吧?事務所可是也聘請了員工的哦,所以我不是一個人,你們別擔心了,倒是你們最近這幾年還好嗎?」

  「這樣嗎……」

  好像有把話好好地聽進去,另一頭的聲音聽起來欣慰了許多。

  「我和你爸,就還是像往常那樣,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啊啊對了,我和你說,還記得隔壁鄰居家的那個小林嗎?上次遇到他回來,已經有個四五歲的孩子了!看他們家那兩老含飴弄孫的模樣,眼角的魚尾都幸福地給開出花來啦……」

  說到這裡,電話那頭的聲音變得欲言又止,我在內心嘆了口氣,估摸著和自己所想的相去不遠,畢竟好幾年前就談過一次,只是當時用還在打拼事業的說法壓了下去,但也不是永遠的免死金牌啊。

  在我還在思考著應該如何應對的時候,母親忐忑的聲音又傳進了耳裡。

  「新隆……你那邊沒有遇見什麼好姑娘嗎?如果沒有對象的話,媽媽給你找個相親吧?」

  「不、媽……相親就免了吧,現在都是自由戀愛的年代了。」

  「但是你也都沒帶過女孩子回來家裡啊,我給你生的這麼好看,小時候每戶人家的大媽大姨看見你都稱讚得不得了呢……」

  「哎呀,媽,現在說這個做什麼呢?」

  冷不防地被自家人這樣稱讚,就算是在世道間磨練過相當厚實的臉皮,也還是會感覺到不自在和無處可去的羞恥感。

  貼在手機屏幕上的耳朵,都不曉得是否是因為通話過久的關係才發熱。

  「不開玩笑了,新隆,真的沒有交往中的對象?心儀的也沒有嗎?」

  「心儀的」這三個字竄入腦海裡時,不免得浮現出了某個黑髮的男孩子。

  「……沒有。」像是再也受不了連環的拷問,冒汗的掌心想也沒想就直接摁住了雙眼,用肩頭和耳朵銜住手機靠在電腦椅上,雖然不是很舒服的姿勢,但現在就只是想這樣做而已。

  「不對,如果是喜歡的話,是有的……但是,我想是沒辦法的對象。」

  「……新隆?」

  「——!?」等到意識到電話對面傳來的疑惑時,才發覺自己似乎不自覺間將想掩藏住的心情脫口而出。

  「啊、那個,不是,我剛才說的——」

  「新隆……沒辦法的對象是指,時常和你待在一起的那個孩子嗎?」

  搞砸了。

  不對,但是為什麼會那麼快就聯想到他那兒去?

  「那孩子是男生吧,而且又是小你將近一輪的孩子……」

  現在要否定嗎,如果全盤否認再編一個其他喜歡的但無法在一起的對象也是沒問題的吧,這是善意的謊言啊。

  「你怎麼可能會喜歡這樣的對象啊,這說出去會被其他鄰居們當作茶餘飯後的閒話的,新隆!」

  隨著話筒傳出帶有指責意味的話語,腦子裡好像有一根線應聲斷裂。

  「對不起,媽。」

  只說了一句道歉的話又想做什麼呢,我。

  被世間嘲笑、用惡毒的語言將自己的人生一通亂評的經歷不是已經在心底刻劃出一道深刻的疤痕了嗎,回想起來依舊是深入骨髓到讓人想死的程度。

  「這件事就到這裡吧,我還有事,先掛了。」

  因為體會過那樣地獄般的日子,所以唯獨你,我不想讓你也嚐到這樣的痛楚啊。

 


  ▸ 35歲的情人節。

 

  今早又收到了來自老家的訊息。

  站在陽台處吹拂而過的風將口中呼出去的白煙融入空氣裡分解,兩指間銜著染得通紅的煙蒂已經到了中段,抖落灰黑色的餘燼後,我又翻開了手機。

  想起了去年的那通電話,以及半年前不間斷地收到了父母推薦的相親對象的資料。

  像是害怕那通電話未曾明說的事實一般,於是努力在事實上掩蓋一層既定的現實,總想著那樣就能曲解原本不願直視的結果,這就是人類的通病吧。

  但我並不是一個孝順的孩子,所以沒能達成他們的期望。

  倘若可以的話,確實照他們的安排才是對的選擇——畢竟也拒絕過那孩子了。

  然而如今還能像以往一起相處和工作所帶來由衷的喜悅,導致於再也不想因為其他事情而打亂現在的步調,就這樣又磨蹭了一年過去。

  電話撥通了。

  「喂?媽,怎麼了嗎?」

  說起來,一年前擅自掛斷電話的那天夜裡,為了排解心情憂鬱而胡亂喝了好幾灌啤酒,事後半夜醒來發現好像有被整理過的痕跡呢。

  「新隆……媽媽只是又想來問問你近況如何而已……」

  當時只顧著慶幸似乎沒有遭小偷,而且門也好好地被鎖上真是萬幸,但現在想起,不曉得是哪個倒楣的傢伙見到我那副頹廢的模樣,還做了如此貼心的舉動。

  「嗯?過得很好哦,還有那些資料,也別再發過來了,我不會去的。」

  感覺自己底氣足了一些,這回也不拖泥帶水就直白地婉拒家裡的好意了。

  「你啊……算了,你這孩子固執的地方也不曉得是像誰。」

  電話那頭傳來重重的歎息聲,接著又繼續說:「這次不是來催婚的,你也老大不小了,這些事情總是會自己看著辦的對吧?」

  「所以啊,這通電話只是想和你說,不論最後是不是和那孩子在一起也無所謂,找個時間回來家裡吧,我們都想你了,新隆。」

  有段年紀的聲嗓帶點無奈的妥協,在眾多令人糾結的抉擇最後還是選擇了自己的孩子,語調裡滿滿是濃濃的想念心情。

  「……嗯,等手邊案子處理完後,我會盡快回家一趟。」

  糟了,沒料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覆,突然覺得有種酸澀的心情湧上,好像快要哭出來了。

  「媽,謝謝妳……抱歉,我等下真的還有工作,之後回家再說吧。」

  「好,記得照顧自己,新隆。」

  電話掛斷後我用力吸了一口最後的煙蒂,也許是混著憋不住要溢出的淚水和鼻腔內堆積的鼻水,吐出煙霧的那刻被狠狠地嗆了一頓。

  把煙蒂捻熄,回辦公桌上拿起面紙向臉上招呼後,整個眼眶和鼻頭都被揉得紅通通的,真糟,等等還有除靈工作啊。

  此時手機屏幕再度閃爍的訊息通知顯示著再熟悉不過的名字。

  「師父,我再五分鐘後就到事務所了。」

  隨著手機光芒亮起的瞬間,感覺到自己心臟也跟著重重跳了一下。

  現在能將這份工作做得有模有樣,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為有你的緣故,所以、再讓我稍微任性一陣子,可以的吧?

  這份心情,一定也是從世界變為彩色的那時起,就延續至今的呢。

 


  ▸ 36歲的情人節。

 

  從未闔上的窗簾間隙,明媚到刺眼的陽光準確地落上緊閉雙眼的位置。

  感官從深層睡眠緩慢回到逐漸清醒的淺層時,感受到有一雙手牢固地圍繞著自己的腰部,只穿著棉質短褲的下半身也被一隻大腿毫不客氣地纏上。

  是被當成抱枕了?

  醒來的當下只有這個念頭,原想嘗試扭動身體轉向兇手的位置,但好像是誤以為抱枕要離開似的,在轉身的瞬間就被更加緊貼了全身。

  毛茸茸的黑色腦袋正抵在自己的胸口,幸好有穿著衣服,否則鐵定會被柔順的毛髮和溫熱的呼吸搔癢到不行。

  自從這傢伙長得比我高的那時起,已經好久沒能這樣看著鍋蓋頭頂上的髮旋了,這麼想著的同時,手指已經忍不住在上頭戳了幾下。

  「呼嗯……」然後得到了懷中正熟睡的呼吸聲作為回應。

  差一點就要吵醒他了啊。

  想了想自己無處安放的雙手,除了枕在腦袋下之外,另一隻也只能攬住眼前的軀體了吧……真是的,明明以前還是那麼小隻的孩子而已,轉眼間已經成長為這麼大個人了。

  輕輕地、在不被發現的範圍下,向那頭如黑貓毛般柔軟的髮絲印下一吻。

  啊——感覺做出了不像自己會做的舉動,有點害臊。

  「唔?」忽然間,扶在腰上的那隻手動了一下,撩起衣擺的手掌直接蹭入了體溫,與此同時胸前似乎也有些許躁動。

  「路人、起來了嗎?」

  他沒有回應我的問句,來回撫摸著後背和緊貼著T恤的顏面彷彿在尋找什麼般不斷蠕動,接著某一處被牙間蹭過的觸感如電流直往腦袋炸開。

  「……喂、唔!做什麼啊你這傢伙……嗯——」

  雙腿不知何時也已經被纏的死緊,牙齒在胸前或輕或重啃咬的感覺愈發清晰,無法拉開距離的我只得扯住他黑色T恤的後領。

  「笨、笨蛋,一大早的給我住手啊!」

  我又氣的一把抓住了他的頭髮,迫使他鬆口仰面看我,大概此刻在臉上的緋紅半是生氣半是害羞,但我根本無法想那麼多,因為底下那張大部分都是面無表情的臉龐竟也紅了一片。

  「是新隆的錯,只會在我睡覺的時候偷襲。」

  「什、我才沒有偷襲!」

  到底哪時候偷襲你了啊?誒?難不成是說幾秒鐘前的那件事嗎?

  「你一直在裝睡?!」

  聽見我拔高的質問音調後,他又乾脆整張臉埋入我的胸前當作沒事發生,這個小子什麼時候也學會這些小手段了?

  「抱緊也可以的吧,新隆?」

  「嗯?」他沒來由的悶頭說了一句,還沒意會內容,接著摟住腰部的力氣一瞬變大,一迴身就變成了壓在他身上的現況,而環住腰部的雙臂也傳來緊如桎梏的擁抱。

  「喂、我很重的,別這樣壓著啊……」

  「新隆一點也不重,別再把我當小孩子了,我已經能夠承受你的所有。」

  說些什麼啊這傢伙……

  一旦近距離的與他四目相接,被那雙如星辰般的幽暗雙眸直射眼底,彷彿能穿透人心似的,好像自己的一切在他眼裡皆無所遁形。

  「下一次,能否不要在我睡覺,而是在我清醒的時候?」

  懇求、又或者像是誘惑般的命令在耳際盤旋,他稍微鬆了點放在腰上的力氣,一隻手又順著脊椎骨蜿蜒著向上撫摸,明明隔著衣物,卻好像染上了他指尖的熱度。

  那隻手輾轉撫過後頸,分明而纖長的手指有意無意地撥弄厚實飽滿的耳垂,最後還是停留在後腦杓輕輕揉了幾下。

  感覺不僅僅是身體,腦袋和心臟也瞬間軟得一塌糊塗,不知道自己現在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但是眼前青年雅緻的臉上勾起了無以復加的溫柔笑容。

  是真的好喜歡他啊。

  喜歡到好似現在眨了眼就能流出幸福的淚水。

  「我也有……好好地成為了特別的人了嗎?」想起好久以前被剝開的過去,於是鬼使神差地向著那份擁在懷裡的溫暖詰問。

  「有的哦,是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絕對不會輕易放手的人。」

  「——我愛你,新隆。」

  啊啊,直到現在仍然無法相信會有這麼一天,能在早晨看見你的側顏。

  即便懼怕著再度闔上雙眼會發現只是美夢一場,然而從唇上傳來屬於你的溫度的那刻,卻又再次鮮活了人生。

 



  時至今日,終於也能親口說出埋藏在心裡好久的話——

  「我也愛你,茂夫。」謝謝你,在那天讓我看見世界新的色彩。

 



Fin.

-------------------------------------------------------------------

原本是想著白情……但被第七集提早炸出了相對文,對師匠真的是非常心疼了,可最後茂夫出得手又忍不住讓人再三叫好,然後哭著配bgm完食師匠篇TTTT 這師徒怎麼就這麼好,成年更是我的菜TTTT

明明想的是要補充上篇沒說明的事情,但寫下去卻愈來愈混亂,成年人的感情不像少年這麼果斷、勇往直前,而總是嗑磕絆絆、瞻前顧後,被三千煩惱絲纏繞了一圈又一圈。

最後還是說明一下35歲的時間線順序,靈幻先打電話回家→(銜接上篇21歲的內容)和茂夫去除靈→晚上四人組喝酒→終於接受告白在一起,然後36歲就是交往滿一年的設定這樣。

(想了想這感情線也真是夠會拖了)


依舊感謝閱讀這篇不成熟的文章到這裡<_O_>


评论(9)
热度(18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Koi♡低產期 | Powered by LOFTER